浪漫风暴第6部分阅读

小说:浪漫风暴 作者:作者不祥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对敏华的关心和了解都太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以前开始,就几乎都是敏华在付出,她付出关怀和时间,每当他需要她时,她总会出现在他身边。

    他当兵两年,在最孤寂、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她每星期固定不间断的信,是他最大的慰藉。

    当他为了追求理想而出国时,若不是她从台湾不断传来鼓励和支持,也不会有现在的g!

    她毕业后搬来这间屋子住,又将它命名为“克洛卡斯”,而他竟也没去深思“克洛卡斯”的另一层涵义。

    直到现在,看著庭园中所栽种的花,他才突然想起她曾说过的话——克洛卡斯就是红番花!花语是“等待著你”。

    原来她一直都在默默地等待他,一直都在默默地跟他诉衷倩。是他自己太迟钝,将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才会迟迟没有发觉她的心意,让她平白受这几年的苦。

    父亲骂的对,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伯父,你先别生气,6风一定会尽全力去找他们母子的。”杜隽臣只能尽量安抚6曜光,别让6风又雪上加霜。

    他看得出来6风的心里绝对不好受,他相信不需要任何叮嘱,6风都会尽全力去找寻他们,因为他们是他的最爱啊!

    第十章

    在台湾中部,一个不算落后但也称不上繁荣的市镇,来了一个穿著全身黑,还戴著墨镜的男人,他的气质与朴拙的乡民明显不同。

    那人的气势看起来像是黑道大哥,让人不敢逼视。

    只见他笔直地走向才搬来没两个月的女子家中,那果决的步伐,象征著他的执著。

    男子按下门铃,在等待开门的时刻,他的心情忐忑不安,不知道住在屋里头的人,是不是他正在找寻的人儿?

    “谁呀?”屋里的人问道。

    一听到声音,男子明显地松口气。

    总算让他找到了!

    没错,那男子是6风;而那个女子就是李敏华。

    “是我。”6风激动地应著。

    原本准备开门的手缩回,李敏华立刻退后一大步,宛若外面有食人猛兽。

    “你来干什么?”她惊慌地问道。在她想忘记他、试图重新开始的时候!他为什么又出现?

    “让我进去,我们当面谈。”他要求道。

    “你走!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才不过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忍不住心跳狂乱加速,这样还谈什么想要忘了他!

    她不想也不能再见他,否则她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又将功亏一篑。

    “我不走!没告诉你心里话以前,我绝不走!”他已经学乖了,若不看好她,她一定马上溜走。

    李敏华气极,不想再跟他耗,索性将门打开。“你到底想怎么样?”他的未婚妻不是已经替他将话都说完了吗?他还有什么忘了说,要补充的吗?

    门一开,6风的眼睛就紧紧地盯著她看。“敏华,你瘦多了。”

    “不关你的事。”她拒绝听进他的关心话语。“你有什么事?快说吧!”

    “敏华……”他实在不会应付这样子的李敏华,正感到一筹莫展之时,正巧在看电视的安安看到了他,立刻兴奋地冲过去要他抱,解除了他的尴尬。

    “爸爸—”安安好高兴,终于有人来找他玩了。

    搬到这里后好无聊,都没有人,不像以前,有好多人。

    “安安。”6风一把将他抱起,紧紧拥抱他,还不住地吻他,逗得他哈哈大笑。

    “爸爸,好痒!呵……呵……”

    李敏华看到他们父子俩的亲热劲。吓了一大跳。“你什么时候跟安安相认的?”

    “你去会场找我那一天,之后我不是上山找你吗?你一看到我就躲回房里,我只好自己跟安安相认。”他一五一十地报告。

    “还我。”她一把抱过儿子,不愿让安安跟他太亲近,免得以后安安动不动就要找爸爸,她上哪找人?

    “嘻嘻……好好玩!”安安还以为父母在玩抢人游戏哩,

    “我还要爸爸抱。”他朝6风伸出手。

    “不行。”她一口回绝。

    “呜……妈咪……凶凶……”安安被李敏华的口气吓哭。

    “不许哭!”她烦躁地喝止,她才是最想哭的人好不好,“鸣……呜……爸爸……”安安开始扭动著身子想找6风,却被李敏华抱得更紧。

    才见过没几次面,孩子的心就向著他,让她觉得好悲哀。

    “别这样,会吓到孩子。”6风强制抱过安安,柔声安抚他。“乖乖,不哭,没事了。”

    “都是你!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麻烦?”李敏华积压已久的怨怼当场爆发,泪水也开始发飘。“你已经有未婚妻了,而我只剩下安安,你连他都要抢走吗?”

    “我没有未婚妻,我也没有要抢走安安,我要的是你们母子两人,一个都不能少。”6风连忙掏出手帕递给她,并迅速一口气将话说完。

    她自然地接过手帕拭泪。“你胡说什么?你那天明明自己介绍说她是你未婚妻的!”

    “我是故意那么说的,因为我误以为你和隽臣结婚,所以故意扯上胡凯丽想要撑面子,结果才会惹出这么多是非。”他解释事情始末和当时的心情。

    “我不相信。这全都是你在自导自演,我怎么知道你下次的台词会不会又换了。”这叫做“一朝被蛇咬,终年怕草绳”。

    “我今天说的才是真的!”6风终于了解到何谓“悔不当初”。

    “我不相信!!那天你未婚妻也来跟我示威并传达你的‘圣旨’,难道你也想否认!”说到这里,她内心又升起一团无名火。

    “你是说胡凯丽去找过你?”可是胡凯丽怎么会知道她住哪里?

    李敏华愤愤不平地说:“是你自己叫她来的。你叫她跟我说别再打扰你,挡在你们中间。难道你都忘了吗?”

    “原来是她在暗中搞鬼!”6风总算抓住一些头绪。难怪敏华会一声不响地离开。

    “敏华,你听我说,我根本没跟她提过你,更不可能叫她去找你。”他正色地跟她解释。

    “你的意思是连提都不屑提?!”他的说法让她误解更深。

    “不是的,你又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想跟她提起你,哎……也不对。应该是说,我不想让任何外人知道你的存在。”6风急得头冒冷汗,第一次痛恨自己没将国文学好,才会辞不达意。

    “那么,你是认为我带不出场?”对于他的说词,李敏华又有她自己的解读方式。

    “不是!是因为你对我而言太重要了,所以我将你放在我心里最底层!不想让任何人知道!”6风从没说过这么浪漫的情话!说完后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我说的都是真的!”看到李敏华满脸不相信的表懵,他干脆将她拉到沙发坐下,打算一股脑将心底话说出。

    “其实在大学时,我就发觉自己对你有种特别的感情,不只是朋友间的友情,似乎像是情人之间的爱情,又像是家人间的亲情。我那时不知该如何去定位自己和你之间的关系,因为女朋友不足以形容我对你的感情,你也知道,我换女朋友的速度是很快的。女朋友对我而言是可有可无,随时可替换的,但你不同!我希望跟你有著长长久久的关系。所以我以‘知己好友’来称呼你,起码朋友是不会分手的。”

    李敏华这才知道“知己好友”定义的由来,原来是她误会了这个名词!以为他是觉得她不够格当他女朋友,所以才用“知己好友”代替。

    6风顿了一下又接著问:“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兵回来后,立即紧接著出国?”

    李敏华摇头。

    “那是因为在当兵那两年,我已经了解你对我的重要性,但我看你对我似乎并没有男女之情,我怕再跟你继续朝夕相处,我会忍不住对你表达爱意,那么我们之间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所以才选择避走他乡。”

    李敏华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俩都是因为将感情隐瞒得太深,彼此都没发觉对方的情意,才会阴错阳差地造成这么多误解。

    6风没发觉李敏华的内心因他的告白已软化,还是继续陈情。“在我第一次回国时,原想跟你表白,倘若发现你对我也有感情存在,我还打算从此长留你身边,不再出国。结果当我问你我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如何时,你却回答我是知己好友,我顿时心灰意冷。后来又碰到那个杂志社记者告诉我你已心有所属时!我简直快疯了,所以才会藉酒浇愁,铸成大错。当我醒来,发现自己做的好事,我差点没杀了我自己。我觉得没脸见你,才会选择不告而别,一走了之。原本打算从此不再回台湾,可是又耐不住心底对你的思念,于是藉著巡回展的名义回来。我在展览前一天偷偷跑上山看你,结果又看到你和隽臣还有安安在一起的画面。我以为你爱的人是他,而且已经跟他结婚、并生下安安。所以当你来会场找我时,我才会说出那么多难听的话,还试图用胡凯丽充当未婚妻来扳回一城,结果搞得一团糟!”6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也非常恼怒和后悔。

    “你说的都是真的?”多年的心愿成真,让李敏华未语泪先流。

    “当然都是真的!要不然你可以问我爸、我哥或是隽臣,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既然他的话已失去信用,只好找其他人担保。

    其实他话中的真实性,李敏华已经信了九成,因为时间、事件、原由都交代的很清楚,情感描述也平实可靠,谅他也没这等功力胡乱编排。

    “他们都是你的家人朋友,当然会替你说话。”她故意刁难,谁教他让她浪费那么多泪水。

    “那这个总可以让你相信了吧!”语罢,他拿出贴身皮夹,又从随身背包里拿出小相本,一并递交到她手中。

    “这是什么?”李敏华不解地看著手上的皮夹和破在的相本。

    6风俊脸微红。“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这两样东西都是他随身携带。绝不示人的亲密物品,是他个人的隐私。今天是它们首度亮相,而且公开的对象还是当事人。

    李敏华先打开皮夹,一入眼就看到她的照片,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她的相片,是她首次跟他到新竹山区出游时照的。他什么时候照的,她怎么不知道?!

    她连忙翻开相本,里头也全是她的相片。

    看这本相簿的损耗程度,必定是经常翻阅所造成的结果,这么说起来!他果真是将她放在心上。

    她才止住的泪水又开始氾滥成灾……

    “别又哭了。”他乘机将她搂进怀里。

    “都是你害的!”她娇慎道。

    “是、是,都是我害的。只要你不哭,随你怎么说都行。”他算是怕了她的泪了,每每见她流泪,他的心更难受。

    经过一场嚎啕大哭,李敏华倒是一举将心中所有的不满和怨急全部宣泄,人也跟著轻松。

    6风也感觉到她态度的转变,正想要享受重逢的喜悦之际,怀中的安安开始搞破坏。

    只见他不安分地拉扯著6风的墨镜。“爸爸,我要戴眼镜!!”自从上次6风让他试戴过后,他就戴上瘾了。

    “今天不行!”6风努力护著墨镜。

    “你就让他戴嘛,有什么关系!”看到安安开始扁嘴,李敏华也加入劝说。

    6风犹豫再三,总算缓缓地摘下墨镜,露出两个乌黑的……拳印,李敏华又心疼又好笑地嚷著:“你这是怎么回事?谁打你的?”他的两只眼睛上,各有一个很大的瘀伤,大小一样,非常对称。

    “啊!熊猫!爸爸是熊猫!”安安好兴奋,还好奇地摸了一下,痛得6风脸全皱成一团。

    “痛、痛……”6风大呼小叫地喊疼,其实也没那么痛,只是当他看到她关心的神情时。忍不住使出哀兵政策。

    “安安,别乱碰!我去拿冰块给你敷。”她立即起身去准备冷敷用具,没一会儿就拿了一条毛巾包著一袋碎冰回来。

    “先敷著,我有煮两颗白煮蛋,等会儿用蛋滚一滚就可以消肿化瘀了。”这是她们家的秘方。

    “老实说,是我哥哥揍的吧?”当她看到这种似曾相识的瘀青时,心里便有数了。以前有段时间,他们邻居小孩经常被他们的父母带上门来告状。

    “嗯。”6风好委屈地点头。“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你有个练过武术的哥哥?”

    “你又没问我。”她也很无辜。而且她哥哥不只是练过武,还是个顶级的武术教练。

    “你哥真的好狠。”他开始细说从头。“当我找上你家时,没有人愿意告诉我你的去处,甚至不跟我说话。所以我干脆在那里找间旅馆住下,每天跑去你家串门子,跟你父母联络感情。好不容易,你父母的态度软化,打算松口之际,你哥哥回来了。他将我赶出门,不准我再踏进你家门,因为我是让你未婚生子的罪魁祸首,结果在我的‘精神感召’之下,他总算答应给我你的资料,不过代价是要受他两拳。我想这是我活该应受的,当然一口答应,谁知他竟然相中我的眼睛上边一拳!因为他说我‘有眼无珠’,是个睁眼瞎子。”

    她心疼地看著他眼上的瘀青红肿。“大哥下手怎么这么重!”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她心里明白大哥已经手下留情,否则他早就送医急救去了。

    “只要你愿意回到我身边,嫁我为妻,这点伤不算什么。”他睁著一对熊猫眼,异常认真地说道。

    “哈哈……”可惜李敏华一看到他眼睛的惨状,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的深情告白算是白费了。

    在确认他的伤无大碍后,她已能静下心来欣赏大哥的杰作,大哥这两拳真的是打得很妙!

    “你笑什么?”他是认真的!

    “你的眼睛……好好笑……真的……很像熊猫……”她笑得喘不过气来。

    “哈哈……熊猫,爸爸是熊猫!”安安也加入嘲笑的行列。

    “你们竟然还幸灾乐祸!”6风故意举起双手,装出凶恶的表情。“那我也要让你们变成熊猫!”说完便抱著安安扑向李敏华,三人笑闹成一团。

    看来这场爱情风暴已雨过天晴……

    尾声

    休息三个月的“克洛卡斯”再度重新开张,除了原先美丽温柔的老板娘之外,店内又增加了一位高大酷劲的帅哥老板。

    而且今天只宴请亲朋好友,明天才开始正式营业。

    “6风,你的手艺到底行不行啊?不要毁了敏华好不容易才建立的招牌!”杜隽臣看见掌厨者是6风后,不免有些担心。

    摄影大师不见得就是大厨师!

    6风没好气地回答:“放心!我没煮你那一份!”竟敢怀疑他的厨艺!

    杜隽臣气呼呼地说道:“你,过河拆桥!早知道就不帮你追敏华,”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太迟了,她已经是我的亲亲老婆了。”上个月,他以两记熊猫眼再度赢得美人心,并于上周结为夫妻。

    反正他本来就是无约一身轻之人,所以他决定不再继续摄影工作,让敏华独守空闺。跟如日中天的声望比起来,他更渴望家庭的温暖。

    在与敏华商量后,他决定跟她一起经营“克洛卡斯”,毕竟对他们俩而言,这里算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定情”地点。

    杜隽臣贼贼地一笑。“是吗?那你那个前任未婚妻怎么说?”他故意提起胡凯丽,意图惹是生非。

    “早就跟你说过她不是我未婚妻,你要我讲几次啊!”6风火大地嚷著,眼光还不时瞄向李敏华,还好她正在跟他父亲谈笑,应该没听到这一段,否则她搞不好又要罚他睡餐桌。

    自从得知一切都是胡凯丽搞鬼后,当天他就打电话回美国总公司fire她。

    因为他正是那间出版社的大老板!

    当初会顶下那间出版社,也是明白他的摄影集本本热卖。既然如此,当然肥水不落外人田,自己赚喽!

    “放心吧!她没听到。”杜隽臣好笑地看著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野兽6风,竟然会怕温柔的敏华,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以柔克刚?

    突然,杜隽臣正色地问著洗手做羹汤的6风。“说正格的,放弃那得来不易的名利地位,你真舍得?那可是所有摄影家的梦想哦!再说,你也不是一个安于室的男人,我不相信你受得了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

    “你错了,对我来说,名利、地位根本不算什么。”他看著正抱著安安的李敏华。惟有他们母子俩在的地方,才是我真正想待的地方。“这是他心底最真切的回答。

    看来,不羁的风,终于找到了他温柔的所在……

    全书完编注:欲知杜隽臣的爱情故事,请看采花系列第1o2号《婚事慢慢磨》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娇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jy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