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门第12部分阅读

小说:相思门 作者:作者不祥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自己保留了一个美梦,黄泉路上,也就不至于那么寂寞了吧……”

    韦敬轻叹了一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韦长歌知道他在想什么,却没有说话。若是可以耳鬓厮磨朝朝暮暮,有谁愿意面对这样鲜血淋漓白骨森然的结局?若是可以从容地爱,又有谁甘心这样惨烈?这一段纠葛,不知凌霄有没有后悔?骆西城有没有后悔?花弄影呢,她又有没有后悔过?

    一入相思门,便知相思苦。

    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匹兽,越是相思,就越嗜血——

    嗜情人的血。

    举目四眺,这个冬天,那莽莽的雪地把万丈红尘都生生埋在了下面——种种爱恨贪嗔痴,种种风起云涌,——都被埋在下面,干干净净。

    千里河山,银色世界。

    而人世中,又是哪一处的梦幻空花,正欢天喜地开着?

    一滴雪水自高檐滴下,无声无息,落在地上,旋即失了踪影。

    韦长歌懒洋洋地一笑,仰头喝干了杯中酒,随手将白玉杯抛向重璧台下,起身迎着夜风唱起歌来——

    “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江南烟雨楼。

    浅碧衣衫的翩翩公子站在细雨斜燕塔上,又一次在烫金请柬的落款处,亲手写下“君如玉”三个字,然后交给了身边的小童。

    站在塔上,负手遥望,江南已是早春时节,春波泛绿,路边时而可见早开的嫩黄野花。却不知从此往北三千里的洛阳,是否依然是银妆素裹、冰封雪覆?

    君如玉望着北方,再一次露出了说不清含义的笑容:“等到春天……”

    洛阳苏家。

    “大少爷,你私闯剑阁本来是要砍去双手的,老爷只让你罚跪,已经是千幸万幸了!你好好跪着,可千万不要乱跑乱动呀!”

    “大少爷,这次是你运气好,下次可没这么好运了,你以后别再犯啦!”

    “大少爷……”

    苏辞一脚放在门槛内,一脚踩在门槛外,唠唠叨叨地叮嘱着。苏妄言不耐烦地咋了咋舌,回头冲他恶狠狠地做了个鬼脸。苏辞吓了一跳,飞快地跳到门槛外,锁上了祠堂大门。

    苏妄言望着那两扇厚重的大门,嘘了口气,而后极敏捷地站了起来。

    他瞄了眼神龛上方数以百计的祖宗神位,捶了捶跪得发麻的双腿,漫不经心地走到香案前,端起供在灵前的酒水,熟门熟路地就着壶口喝起来。

    光线阴暗的祠堂里,线香的味道盘旋在头顶,犹如从冥冥中传来的,苏家祖先们的无奈叹息……

    长乐镇。

    她斟了一杯酒,忽然抬起头,隔窗看向遥远的天际。虚空中仿佛传来了谁的歌声,叫她忍不住于死寂中侧耳聆听。

    来了的都走了。热闹过后还是冷清。来归客栈里,最后还是只剩下她和他。她微微低首,为他斟满杯,红色广袖轻拂过桌面。他说过,不要五花马,不要大江流,只要像这样与她相偎灯下,靠着火炉饮一杯酒。她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可以信他。但至少这一次,已经没有凌霄,没有别人,只剩了她和他,可以日日厮守直至天荒地老万载千秋。

    她浅笑举杯,冷不防,一滴眼泪落在杯里,和着酒饮下去了。

    对座,荡漾的酒杯后面,白森森的头骨透过空空如也的眼眶温柔地望着她,似有万语千言……

    且尽十分芳酒。

    共倾一梦浮生。

    后记 吾将归乎东路

    有一位宛若芝兰的男子。

    这年的七月,经历了惨烈的宫廷斗争,男子从京城洛阳东归封地,途经洛水。到了洛水已经是黄昏时分,男子站在日暮的川岸,忽而就做了一场绮丽之极的清梦。梦里,美丽的洛水女神站在对岸山岩上,脉脉含情。

    此时是魏文帝黄初四年,男子的封号是鄄城王。

    后来的人把男子的这一梦叫做《洛神赋》。

    黄初四年,东归的马车里,疲惫的男子都在想些什么如今已经没有人知道。倒是他的这一场梦境,给我每一个睡不着觉的夜晚提供了许多遐想的材料。

    我想,其实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在做梦,都有属于自己的美梦。这些美妙梦境或者可以实现,更多的却永远不能成真,甚至有时竟变成噩梦,叫人沉沦苦海,不得解脱。

    只是明知是痛苦,却还是有人甘之如饴,有人奋不顾身。

    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梦,人就没有办法活下去。

    梦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各自怀抱着美梦,认真生活。有的人明知是梦仍无力自拔,以飞蛾扑火气魄投入梦境里;也有的人懵然无知而自得其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沉溺其中。

    江山是帝王的梦。

    相思是情人的梦。

    这一出《相思门》,是关于“相思”的梦,它起源于我的梦境,却是梦中的人们的梦——是凌霄的梦,花弄影的梦,也是骆西城的梦。

    凌霄因为这一梦而迷失本性,费尽心机,却是一错再错,终至无路回头。花弄影为了这一梦,放下仇恨,抛弃身世过往,甚至犯下弑兄之罪,却还是穷途末路,怒杀爱侣。骆西城为了这一梦,夙立中霄,舍生忘死,付出了一切的结果,竟是饮恨黄泉。就像是千金散尽,黄粱梦醒,终于都落在了“求不得”的苦境里。

    我想,也许看过这一梦的你也会有和我一样的疑惑:明明以相爱开头,为什么会到了这地步?是什么叫情人变得无情,倾城化身夜叉,又是什么,让长相思变成了深相恨?所谓相思,难道真的只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返魂香,只能叫做过梦的人越发活得痛苦?如果可以不去占有,是不是就会有另一种结局?如果可以从容地爱,是不是就不必走到这样的境地?

    一入相思门,便知相思苦——

    《夜谈蓬莱店》里,苏妄言说:“情人岂有不相思的?相思,又焉有不苦的?”

    韦长歌回答:“相思焉有不苦的?但情人,又岂有不相思的?”

    如果要我来说,情之一字,可死而不可怨而已。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娇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jy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