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变数

小说:[简]地球蜂房 作者:三花花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那是谁?”忙碌了大半天的伯纳诺刚回到警局,远远地就看见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一位四十来岁的黑人,正旁若无人地翻阅着他桌上的文件。

    “fbi的人,”正在收拾桌面的老伙计拍了拍伯纳诺的肩膀,低声道:“上头怀疑胡安的si与黑帮有关,派人来配合调查。”

    “案子都结了,还配合什么调查?”伯纳诺不满地咕哝了一句,但还是挤出了热情的笑容,朝那名fbi探员走去,“欢迎来到灰鹅镇,我是警长伯纳诺,请问该怎么称呼您。”

    对方掏出fbi证件展示了一下,“哈根,fbi,来调查胡安·施密特的离奇si亡。”

    “离奇si亡?哦,不,我不知道你听那些报告人员说了什么,但如果你看过现场,你会马上明白:那只是一次激情之下的自杀而已——”伯纳诺挺着自己引以为豪的肚子,自信地说道,“这个街区已经七年未曾发生与黑帮有关的案件了。”

    “我们也是经过了大量的调查才发现胡安·施密特表面上是一名普通的男妓,实际上掌控着周围几个区的武器资源,是一名资深的武器供货商。”

    “军火贩子?”伯纳诺皱起了眉,“哪有军火贩子当男妓的?在他们看来,那可一点儿都不爷们!”

    哈根不为所动:“但我们掌握的证据显示确实是这样的。”

    伯纳诺粗声粗气地询问道:“我能看看么?你所说的证据。”

    “我会向上级申请,但那需要一点时间。”

    “我倒是希望你在来这之前就提前考虑好这些,把准备工作都做完,”伯纳诺抱怨了一句,“你需要什么?”

    “我看过了跟案件有关的记录,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跟目睹胡安si亡的第一证人——卡拉·林小姐有个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哈根将双手交迭在身前,面无表情地说道。

    等到实验楼里的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林至然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透s电子显微镜室的大门,并将自己准备好的血ye涂片放到了载物台上,而后打开设备,开始调整放大倍数。

    当放大倍数超过1000倍后,红细胞中的一个活跃的目标突然变得明确起来。林至然jing神一振,将目标调至目镜正中,继续放大倍数进行观察。

    当目标被放大到1200倍时,林至然终于清楚地观测到了那个未知目标的模样——那是一个米粒状的未知生物,有着透明的外壳和类似内脏的身t结构。该生物t在离开t内环境30分钟过后,仍然可以在血ye涂片的成分中自由游走,显然具有极强的生存能力。

    林至然赶忙换了自己的唾ye涂片,果不其然也在唾ye之中发现了类似的生物,但形态上似乎和血ye之中的略有区别,相较起来要更加纤长一些。

    就在林至然打算取自己下t的tye继续研究时,她的手机响起,显示有一个不知名的号码正在试图联络她。

    k子都脱了的林至然并没有打算搭理这通电话,但对方显然很有锲而不舍的jing神,即使是在被多番挂断后依然坚持不懈地拨打着。

    林至然没有办法,只能草草刮下了一些yet,穿好k子之后赶忙接通了电话。

    “喂?请问是卡拉·林nv士吗?我是警长伯纳诺,我们昨天见过,你还记得我吗?”伯纳诺的声音透过电话信号传过来,将林至然的记忆唤回了那个雨血交加的时刻。

    林至然赶忙叫停了自己脑海中的回忆,试图专注于眼前的对话:“——我记得,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们发现了与si亡的胡安先生——也就是凯文——有关的一些新线索,想要再与你聊聊,不知道你是否方便?”

    林至然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但略一思考过后,认为这也是一个从警方处获知凯文si后变化的好机会,便改了主意:“我今晚在学校的实验楼值班,楼里不允许外校人员在夜间出入,明天下午四点后,我会和同学换班,在那之后的一天内我都是有空的。”

    “稍等。”伯纳诺静音了麦克风,转头向探员哈根转述了情况,哈根不太满意明天下午见面的安排,询问是否能够提前。

    “能再提前一些吗?”伯纳诺只能再次询问林至然。

    “上午九点之后,如果你们方便来学校找我,也是可以的。”

    伯纳诺看向哈根,哈根似乎依然不是很满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九点,我会和同事一起去学校找你。你在什么位置?”

    “我在生物系的实验楼。从红树林旁边的那扇门进学校后直走,五百米后左转,就能看见一栋hse的矮楼,建筑物的侧面嵌有dna形状的装饰。”

    “红树林......进门直走......五百米......hse......矮楼......dna......”伯纳诺一边重复着林至然所说的话,一边在纸上潦草地记录着。等记录完毕,他又对着记录的内容向林至然原样复述了一遍,并确认道:“没错吧?”

    “没错。”林至然确认道。

    “那么,打扰了,明天见。”

    双方相互道别,然后挂断了电话。

    林至然放下手机,刚要继续之前被打断的动作,就听见楼下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不希望自己偷用设备的事被撞破的林至然赶忙走出了显微镜室,并小心地掩上了门。

    她装出一副在休息的过程中被打扰的样子,打着哈欠下了楼,却见下午便和萨拉结伴离开了实验楼的克里斯面se酡红地靠坐在墙边,一看就喝了不少。

    林至然下意识地要去扶他:“你怎么过来了?”

    克里斯见她靠近,傻笑着朝她伸出了手,却因为没有掌握好距离而扑了个空,整个人又往下滑了几寸。

    “——你手机在哪?我帮你联系萨拉吧?”林至然托住了他的身t,在他的衣兜里翻找起来。

    克里斯嘿嘿笑着,抓住了林至然翻找的手,并一脸邀功的表情看着林至然:“我——跟萨拉分手了。”

    林至然:?

    她完全没读懂他的表情与语言之间的联系。

    “——因为,因为——”好在克里斯没有卖关子的意思,很快就撅着嘴将缘由和盘托出,“她在我面前——说你的、坏话——说你、古怪、说你——假正经——”

    林至然愣了有小半秒钟,然后突然醒悟过来。她飞快地甩开了克里斯的手,起身跑到放置检验器材的柜子前,找到了一团无菌棉球、一只消过毒的取血针、一只唾ye留存管以及一管真空采血管,然后带着这些东西,回到了克里斯的身边,不由分说地开始采集克里斯的唾ye和血ye。

    克里斯全程傻笑着任她施为,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只是在林至然取完了样本转身要走的时候,露出了一种泫然yu泣的表情。

    但这并没有拖住心急如焚的林至然的脚步,她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很快便消失在了克里斯的视线里。

    克里斯见林至然消失,下意识地要站起来去追,却因为酒jing的影响而难以保持平衡。他只能扶着墙边的扶手,拿出了吃n的力气,一点一点地顺着扶手向楼上“蹭”去。

    林至然快速地完成了对克里斯的唾ye和血ye涂片的初步处理,在等待细胞染se的期间,还不忘把在楼梯上磨蹭的克里斯拖进了休息室。

    好在,克里斯除了对着她傻笑之外,并没有出现与威廉相似的发情迹象,不然的话使她头疼的对象很可能要翻倍。

    ——可是同样是摄入了她的唾ye,为什么克里斯与威廉的症状不一样呢?

    这个疑问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并且归类进了“待解决的疑问”之中。

    尽管克里斯没有发情,却也表现得过于粘人了些。

    每当林至然有离开房间的意图,他就会露出或委屈或难过的表情,并发出小兽一般的sheny1n,好似只要林至然抛下他离开就会犯下某种滔天大罪。

    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拖住脚步,饶是不想惹麻烦如林至然,也有些心中冒火。她忍不住压低了嗓音,厉声吩咐道:“安安静静在这里等我,不许再弄出奇怪的声音。”

    克里斯委屈地将被子拉到脸上,盖住了自己的下半边脸,没有再发出声音。

    林至然回到实验室,将处理完的载玻片拿到了显微镜室里,再次观看了起来。

    正如她所预期的那般,克里斯的血ye和唾ye中也有椭球形的透明的生物存在,但t积上却b她t中的生物要小得多,而且外型上一头尖一头扁,有些像缩小了无数倍的j蛋。

    她一边懊恼于自己没有事先准备好威廉的血ye样本,一边仔细记录着她与克里斯t内的生物的形象。

    林至然在记录完了这些样本之后,重新从下t刮取了适量的yda0ye作为样本,并在简单的染se后放置在了透镜之下。

    又一种圆柱状的生物在澄澈的tye之中漂浮着,游走着,向观察者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林至然清楚地记录下了观察的结果,并将显微镜室还原成使用前的样子,然后关上了门。

    经过今晚的研究,她证实了一部分原先的猜测,遭遇了更多的问题,同时在之前猜测的基础上有了一些更进一步的猜想,

    为了检验这些猜想,她或许得从喝醉的克里斯处获得一些帮助。記炷俄們的導航哋阯:rhuщц點xㄚz/█\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娇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jy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