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奴第6部分阅读

小说:战奴 作者:作者不祥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后“傲天,今天外面风和日丽,要出去走走吗?”她对坐在椅子上发呆的西楚傲天说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一次虽然他大难不死,但从长期的昏迷中苏醒后,就常见他发呆,对人也少有言谈,最多就是点头和摇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样的傲天是庑月所不认识的,他眉宇之间的从容和自信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对一切的茫然,他是真的什么都忘了,就连看她,都是用一种陌生的眼光。

    看到这样的傲天,庑月的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来得难过。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人是她,每一次见到他,她都自责地恨不得立即死去。

    她该怎么让他想起以前的事呢?她应该怎么做呢?她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个问题。

    西楚傲天淡漠地看了窗外一眼,“我不想!”

    庑月强忍著眼泪,展开笑颜对著他说:“出去走走,也许会想起一些什么事也说不定,我陪你到处看看风景好吗?”

    西楚傲天直觉地想拒绝,但是不知怎么著,他就是拒绝不了她的笑容,他不想让她失望,但为什么会如此,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好吧!”

    庑月十分高兴,对著他灿烂地笑,“那我们就走吧!”

    她拿起衣服,准备帮他穿上。自从他受伤以来,所有伺候的工作都是由她来做,就算他一辈子想不起来她是谁,她也无怨无悔。只有这样做的同时,她的心里才会好过一点。

    西楚傲天看著庑月,顺手将她飘散在脸颊上的发丝拨去。“你是谁……是我的婢女吗?”

    总觉得她让他感觉很熟悉,每一次都是她照顾他穿衣吃饭,是不是因为她是他的婢女,所以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是,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什么呢?为什么他想不起来?

    庑月看著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能点点头。“嗯!”

    婢女为什么可以直呼主人的名字?西楚傲天抚著头。每次当他快要想起什么,就开始头痛欲裂,他抱住头忍不住呻吟起来。

    虽然她很希望他能想起些什么,但是她并不希望他因此受折磨,她赶紧帮他揉揉额头。“别想了……别再想了……既然头痛就别再想了……”她忘情地抱住他。

    “你……”

    庑月赶忙退开来,她在做什么呀?他失去了记忆,对以前的事情完全都忘记了,她的这种行为,一定吓到他了。

    “对不起,我们还是快出去看风景吧!”庑月因慌乱而结结巴巴的,她到底在于什么?她刚才说她的身份是婢女,婢女怎么能抱住主子?

    虽然于礼不合,但奇怪的是,傲天心里并不排斥她这样的举动,不过也不免疑惑,难道……难道他以前常常跟女人搂搂抱抱吗?所以就算是婢女抱他,他也没有排斥的感觉?这一点是不是说明了,以前的他是个登徒子……庑月一连叫了几声,他都恍若未闻。该不会是被她刚刚的举动给吓到了吧?完了!他一定在想,这个婢女怎么会如此随便……“刚刚我……我……”庑月支支吾吾地说。

    她只是一时情难自禁,天知道每一次面对他,她超想抱他的,她想吻他,想靠在他宽大的胸怀里……“算了!不怪你,也许以前的我比较任性妄为,失忆很可能就是老天爷给我的惩罚,它要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要我忘了以前的事,那我又何必自寻烦恼非要想起来不可呢?”西楚傲天苦笑著。

    “不……才不是这样的,你在人前虽然总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也常让别人误会你,但你其实是一个虽不善言辞,却会适时帮助别人,让人心生暖意的人……”庑月对著西楚傲天忘情地说著,连眼泪已经滑落都不知觉。

    “你……哭了。”他伸手接住她的泪水。

    庑月这才察觉她的眼泪不知何时已流下,她狼狈不堪地跑了出去。

    西楚傲天呆呆地看著手指上的眼泪。“心生暖意……我是吗?”他握住拳头,将泪珠握在手心,看向窗外的骄阳,一股不知何来的莫名心痛充斥在他的心底。

    ※an1ibrary※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之后你就一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再来的事你都知道了。”西楚幕天解释道。除了庑月拜托他别说的那一段,其他的他都说了。

    看著西楚傲天愣神不语,西楚幕天抬起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喂喂——我刚刚说的话,你有没有一点印象?”说实在的,他还是比较习惯以前的二哥;这个二哥实在太沉默寡言,跟他讲话真无力。

    西楚傲天努力去回想,但却没有任何零星的印象。如果真如西楚幕天所说,他被老虎攻击,那样生死交关的紧张情况,为什么他竟连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他该不会就这样子,一辈子想不出他是谁,他曾做过什么事?或者他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没有做?

    “唉!”西楚幕天叹了一口气,“你别急.本来御医说你头部受创太大,虽不会死,但不知醒不醒得来,如今你奇迹似的苏醒过来就是万幸啦!所以就算你想不起以前的事,也不会改变你是皇上的事实,你就别太费力去想了,这种事欲速则不达。”

    “庑月……真的是我的婢女吗?”为什么这个名字如此的熟悉,但……他却想不起来。

    “她……这样跟你说吗?”堂堂一个公主,为了二哥竟愿意说自己是婢女,看来是自己误会她了,她真的很爱二哥,若二哥真能想起她,那就太好了。

    西楚傲天抱著头在地上打滚,“好痛……”

    西楚幕天见到这种状况,紧张地大叫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前一秒钟二哥不是才好好地在和他说话吗?为什么下一秒钟,他就倒在地上抱头呻吟?

    “啊——好痛……”西楚傲天痛得大吼。

    庑月一听到西楚幕天大声喊叫,马上冲了过来。“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接著她看到西楚傲天抱著头,痛苦的倒在地上打滚。

    庑月马上抱住他的头,拿起冰冷的毛巾敷在他的头上,让他不至于头痛得太厉害。

    西楚傲天望著庑月那双遗著水光的琥珀色眼瞳,渐渐冷静了下来。每次看到这双既熟悉又陌生的眼瞳,总会让他平静下来,她的靠近总是令他感到特别安心。

    看到西楚傲天没事了,庑月才松了一口气。西楚幕天则被吓得不轻,他呆坐在地上,想不到二哥发病时是那么恐怖,而且毫无预警。

    “傲天并不常发病,有时他想起了什么又想不起来的时候,才会这个样子。”庑月一脸爱恋地看著西楚傲天说道。

    “还是你有办法,我先走了,二哥,我改天再来看你。”西楚幕天说完便离开了。

    看向西楚傲天,庑月发觉他的眼底有一丝懊恼,她赶忙安慰他。“幕天因为从来没看见你这个样子,所以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他毕竟是你弟弟,一定还会再来看你的。”

    “他不会来了,就像其他的人一样,看到我发病,跑得比谁都快……”西楚傲天眼里有掩不住的落寞。

    “不会的!你这种情形是短暂的,因为你是那么努力地想要想起来你是谁,所以才会头痛,他们都知道你所做的努力。只是以前的你是那么优秀,以至于他们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这样子的你,这些都会在你恢复记忆之后完全改变的。”庑月鼓励地说道。

    “那……是不是如果我永远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他们就会一直这个样子对我?”

    “不会的!太医说过,你之所以想不起以前的事,是因为你的脑子受了伤,还没有完全复原。再过一段时间,等你脑子的伤完全好了之后,你就什么事都会想起来了,最重要的是你不要放弃。”庑月坚定地看著他。

    西楚傲天笑著摇摇头,“你怎能这么笃定?连我自己都不确定能否想得起以前的事情……”

    “因为我对你有信心,你难道对自己没信心吗?以前的你是个对任何事都不会放弃的人,就算你身陷危机,也会奋战到最后一刻。你是那么的勇敢和坚强,西楚王朝的未来等著你去带领,你千万不能轻言放弃。”

    庑月说的这些话,宇字句句都敲进了西楚傲天的心里。他看著她的眼睛,好美的一双眼睛,清丽的眸光,像是星空里一闪一闪的奏乐,流萤围绕在她的眼珠里翩翩起舞。

    他忘情地握住她的手,“那你呢?你不是我的家人,也不是我的朋友,为什么你从不怕我?”

    他突如其来的行为,让庑月一时之间还以为他什么都想起来了。她默默抽出手跟他保持了距离,“这是婢女该做的事……”

    西楚傲天的脸马上拉了下来,“别再说了,幕天要我快点想起来,好早点接管朝内政事;婢女要我快点找回失去的记忆,是职责所在。我真怀疑这样的我,到底还有没有想起往事的必要。如果过去的岁月真是如此尔虞我诈的度过,我为什么要想起往事?根本没有人在等待我,没有人真心爱我,就算我没死又如何呢?这样的我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吗?”西楚傲天愈说愈气,他把桌子用力地推倒,桌上的东西全部掉落在地上。

    庑月默默地蹲下身去捡拾著被掉落的东西,她或许不该说这些话,但是她又能说些什么呢,他会这么痛苦,都是她害的,她毁掉了他的人生,她有什么资格说爱他?就算只能用这样的身份接近他,只要能这样看著他,知道他平安,她就感到万分安慰,其他的她根本就不敢多想。

    屋子里的气氛仿佛一触即发,仆人们纷纷走避,生怕会被西楚傲天的怒气所波及,只剩庑月一个人默默收拾残局。

    她就是无法丢下他跑掉,他的背影是那么孤独,他的肩膀是那么沉重,就算他要打她、骂她,她都不会走,不管他变得如何,有没有失去记忆,她永远不会也无法离开他。

    如今才明白自己离不开他,并深深地爱著他,都已经来不及了,过去的她不懂得珍惜他,所以上天要给她这个惩罚,她受得心甘情愿。

    西楚傲天闭起眼睛,他并不想发脾气的,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控制不住他自己,他很清楚这样的行为只会让别人寓他更远,让别人更怕他。

    不过,这样也好,都走吧!离他愈远愈好,反正他是个不知道过去也没有未来的人,他是个连自己都无法掌握的人,想到这些,他烦躁地扒著头发。

    “啊……”

    一丝细微的轻呼声唤醒了他,他一转头就看到庑月割伤了手。他一直以为她已经走了,没想到她竟然还在这里,真是个笨女孩。

    “你……怎么能用手亲自去捡呢?”他想都没想,抓起她的手就往自己的嘴巴里送。

    “傲天?”庑月一脸错愕地看著他。

    西楚傲天把庑月的手从嘴巴里拿出来,很满意地看著已经不再流血的手指头。“好了!总算止住血了,下次可别再用手去捡了,知道吗?”他撕下衣服的一角,帮她把伤口暂时包起来。

    这样温柔的傲天,让庑月想起以前的他。他总是这样,时而严肃、时而温柔,时而温和、时而深沉,让人摸不透真正的他。

    “我是不是太粗鲁,弄痛了你?”

    庑月摇摇头,“如果可以,我希望受这些痛苦折磨的人是我,而不是你……我好希望能代你受苦……”

    “庑月……”西楚傲天说不出听到这句话的感觉是什么,他只知道好像有一股暖流,不断地流向他的心里。

    “别哭,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对……”他忘情地将她脸颊上的泪水吻去,慢慢移向她的唇,轻吻慢舔。庑月忍不住被动地迎合著他。他将舌头伸入与她交缠,嘴里一直喊著她的名字。

    庑月惊愕地张开了眼,不可置信地望著他。他刚刚说了什么,这种语气……难道他想起来了吗?

    西楚傲天也愣住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刚刚那种行为,自然地好像理所当然一样,仿佛已做了千百次那样地习惯。

    “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庑月一听到他说的话,立刻头也不回的跑掉。是她自己自作多情吧!她还以为他想起了什么,当他那一句“不知道”说出来时,她就知道错了!

    不是那句话,她要他说的不是那句话……她要听他像以前那样说爱她……

    尾声

    第二天庑月有些心虚地来到西楚傲天的房里,见他早已坐起在床上。

    “你这么早就醒啦!”

    “奇怪了,这个是什么,”他拿著一条项链把玩著。“这个……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昨天我要入睡时,在柜子的最里面,找到这个看起来很贵重的盒子,一打开来就只有这条项链,这上面似乎还刻上了字……”

    庑月呆呆地望著他手上的链子,他把她的链子当作珍贵的宝物,他珍惜那条链子跟珍惜她一样。

    “庑月——”傲天在她的耳边大吼。

    “啊!你……叫我有什么事?”庑月才回过神来。

    “你是怎么搞的,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回答我,你究竟在想什么?”他蹙眉问道。他很不喜欢庑月没有把他摆第一位的感觉,跟他在一起,她竟然还在想别的东西。

    “我……对不起……我一时失神。”庑月低头说道。

    西楚傲天深深地望著她,“是因为昨天的事……所以你不高兴?”

    庑月赶紧摇摇头,“我怎么可能对你生气呢?”

    “是吗?你昨天那样跑掉,我还以为……”昨天他吻了她,心里不但一点也不觉得懊悔,反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感觉。

    “我……没有生气。”想起了昨日那个吻,庑月的脸顿时通红。

    听到她没有生气,他松了一口气,他真怕她再也不会来了。“对了!我昨天看了项链一整晚,这上面刻的好像是‘庑月’两个字。”

    庑月的心里一惊,“不会吧!怎么会这么巧,刚好是我的名字……”

    “庑月,你看著我。”

    庑月看著西楚傲天,心里又惊又喜,难道他已经想起来她是谁了吗?

    “你……真的是我的婢女吗?”

    庑月惊愕地看著他,“我……是啊。”

    “不对!你不是……这条链子是你的吧!为什么你不愿意承认?”

    庑月慌乱地想闪躲他那灼热的目光,但他抓住她的手臂,强迫她看著他。“又来了,为什么每次一讲到这里你就想逃走,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我没有怕啊!”一方面希望他能想起过往,一方面又希望他别想起是她造成今天这一切,她的心里难受又矛盾。

    他指著上面的小宇说道:“世上哪有那么凑巧的事,上面正好有你的名字,一个普通的婢女不会送给主子这种东西。在我昏迷不醒时,是你把我唤醒的,为什么这一切你都不跟我说呢?要不是幕天跟我说,我永远也不会知道,难道你不想邀功吗?我把前后串联起来,愈想愈不对,如果我真的一辈子都想不起从前的事,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

    庑月闻言泪流满面。

    “你说啊!我猜对了,是不是?所以你才会哭,难怪我老是觉得,对你的感觉不一样……”西楚傲天摇著庑月大喊。

    虎月摇摇头,“不是……不是这样子的……不是……”

    “你说谎!你说谎!为什么?”

    西楚傲天用力吻住她,疯狂地亲吻她,把她紧紧的拥在怀里,让她不能动弹。看著他充满情欲的眸子,庑月当然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是她无力抵抗,只能瘫在他的怀里,任由他将她放在床上。

    床上旖旎春色正如火如荼地上演著,他用力膜拜著她的身体,在她温暖又狭隘的空间里狂放冲刺。

    她感觉整个身子如火缠绕,仅能不断地吟哦,他的男性昂藏不断一前一后地辅送著欢愉,这种阵阵涌上的甜沁滋味,让庑月不断地抬高双臀迎合著他。

    他的嘴也没问著,濡湿的舌尖不断舔吮著她红润泛光的粉红|乳|头,她仿若置身在火炕之中,慢慢灼热融化。

    “啊——啊——”庑月嘴里不断逸出高嘲的哦叫声。

    这个身体,这个声音,是那么熟悉,他熟悉她每一个敏感地带,他不相信这会是巧合。

    g情过后,西楚傲天拿起那条链子,“这是你给我的对不对?我们并不是第一次有肌肤之亲,你居然还想骗我你只是我的婢女。”

    西楚傲天将庑月拥人怀里,轻轻拨开她汗湿的发丝。

    “为什么不跟我说?我想听听我们是如何认识的,你可以跟我说吗?说不定我多听听以前的事情,记忆就会恢复了……”

    他说话的声调愈来愈模糊,他累坏了,他的眼皮好重,算了!明天再问她好了。

    他帮她把被子盖好,拥著她入睡,一种满足的安定感让他不一会儿就睡著了。

    庑月的眼泪悄然滑落,她小心地起身穿好衣服。她设有办法说出口,说他之所以会失去记忆,全都是她的错。

    庑月淌著眼泪,抖著手扳开他紧紧握住的链子,走出了他的房门。她想再过没多久,他就能恢复所有的记忆,也是她离开的时候了……她实在没有脸面对他……

    ※an1ibrary※

    庑月默默回到了西艳国,无双与荆红虽然想问她西楚傲天的情况,但见她憔悴的脸,个个都噤若寒蝉,只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她的眼泪决堤。

    连续三个月,庑月都把自己关在房里头,不跟任何人说一句话,也不出门,几个姊妹每天轮流去找她,也找不回往日的庑月。

    坐在不点灯的房里,月光清冷地照在庑月毫无血色的侧脸上。她一直以为只要回到西艳国,就能让自己想通、让心平和,现在想来真是大错特错。

    如今她才知道心里最向往的地方在哪里,那是心爱的人的怀里,只要躲在那里,外面所有的风风雨雨都不需要在乎了。

    她一直要逃离的人不是他,而是她自己,都是她太过于保护自己,而不了解什么是爱,等到她知道时一切都太迟了……庑月任凭泪水无声地滑落,该死的!她好想他,她忘不了他。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了开来。庑月以为是大姊,每天晚上大姊都会来看她,知道她不想说话,大姊只是静静地陪著她。

    “大姊,其实你用不著每天都来的,我没事——”话未说完,她被拥进一个温热的胸怀里。

    庑月张大双眼,耳朵听著熟悉的沙哑声音,“你可让我想死了,我想念你的表情,你的声音,你的眼、唇、肌肤以及那笨拙的头脑……”

    “傲天?”庑月几乎不敢相信地喊道。

    西楚傲天笑看著她,“谁准你走的?你是我的,谁也不准夺走!为了你我差一点连命都没有了,你不但不好好照顾我,还骗我说是什么婢女,还过分地一走了之,把链子拿走了就可以不嫁我了吗?你想法太天真了,西艳国的土地都还给你们了,你休想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想摆脱我。”

    “你都想起来了?你……不怪我吗?”庑月问出了心底深层的恐惧。

    西楚傲天用手指拭去她的眼泪,“傻瓜,我当然不怪你,你离开我才会怪你。害我这么想你,你真该打。”

    庑月紧紧抱住西楚傲天,“我爱你,傲天。”

    西楚傲天将唇贴在庑月的耳上,轻声道:“我也爱你!以后不许再离开我了。”

    倚在门旁的艳无双,仰望著明月,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扫连日来的阴霾,接下来要举行婚礼,可有得忙罗!

    一完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娇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jy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