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王夺爱第5部分阅读

小说:鹰王夺爱 作者:作者不祥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坏愣济淮怼!?

    他低垂著头,乌黑的长髮也垂在她脸颊上方,让他原本就令人心跳加快的俊美更添致命的危险气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的眼中凝聚著对她的宠爱及体贴笑意,令她有种想哭的感动。

    「鹰,跟我说,你不会去对不对?你永远都会待在我的身边对不对?」她不想离开他,她要永远跟他在一起。

    他给她一个性感又迷人的笑容,现在的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冷酷无情、对任何事情都视而不见、铁石心肠的冷面鹰王了。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深爱著白蕊的男人,她的美丽、她的一颦一笑,在在令他无法自拔。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死给你看!你相不相信?要不然我就嫁给别人,让你永远都见不到我!我说到做到。」

    一想到她躺在别的男人怀中,鹰杰就无法忍受,便先安抚她,「好,我答应你,我哪裡都不去,只待在你的身边。」

    他如在哄骗不想乖乖睡觉的小女孩,口气温柔又宠溺。

    白蕊很想要他别把她当小孩一样,但他的轻声柔语仍然令她的心头甜蜜蜜的。

    她发现自己很喜欢被他这样宠溺又怜爱的感觉。

    现在她却害怕这样的幸福会消失不见了,怕他会离开她,而这一次的离开却是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他……一想到这可能,她就害怕得不得了。

    「不行!我要你发誓,说你不会骗我,否则我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她像个害怕被抛弃的小女孩般拉著他的衣袖说著。

    他伸出右手朝天发誓,「我发誓!如果骗你,我,鹰杰,就活该一辈子见不到心爱的女人!」

    白蕊听完,这才稍微放心,满足的躺在他的身边。「你说话要算话喔!」

    她迎上他漆黑如子夜般的眼眸,看到他眼中那一股坚定又有自信的光芒,一时间,她那一颗榜徨不安的心奇迹似的有了安全感。

    鹰杰紧紧将她拥入怀中,像是要将她整个人融入自己的身体裡一样……

    【热书吧 51 , 欢迎您来51推荐好书!】

    他终究还是离开了!

    白蕊醒过来的时候,没有见到深爱的那张容颜,她心惊胆战的找遍整个房间,连鞋都没来得及穿上,一心只想赶紧找到她爱的男人。

    可是,当她裡裡外外、连花园都找过后,却还是没有见到他,榜徨无助的恐惧感一下子攫获了她的心。

    「鹰……你在哪裡?怎麽丢下我一个人……」她边找边哭,像个迷了路找不到亲人的小孩一样惊慌害怕。

    正当泪流满面的她失神的走在无人的廊道时,熟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

    「小蕊!」

    是爹、娘!

    「爹!娘!」她发出一声委屈的啜泣,狠狠的抱住出现在面前的双亲,「你们怎麽知道我在这裡?」

    「有个人送字条跟我们说你在这裡的。」白如文把字条拿给白蕊看,她一眼就看出是鹰杰的字迹。

    就这样?!他骗了她,丢下她一个人就这样走了?!白蕊不敢相信。

    「回家好吗?」娘亲温暖的气味令白蕊感到心好酸、好难受。

    她哭著点点头,望著这间充满两人回忆、如今却冷冰冰的小屋,她明白他终究是做出选择了。

    他不要她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欺骗,都是谎言,他还是敌不过男人的自尊,去赴那个该死的死亡之约!

    刚回到家的时候,白蕊整天都哭著诅咒鹰杰不会赢,诅咒他最好就这样死掉算了。

    可是,后来她又捨不得,她知道自己还是很爱他的。

    所以,她改变了心情,祈祷他可以平平安安的回来,只要他平安回到她身边,她都不会怪他了。

    接下来的等待对白蕊来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她的心就像是失落了一部分似的,整个人像个无主的游魂。

    日子在两个月后有了变化,她的父母煞有其事的将她唤到眼前,她静静的坐在大厅上,面无表情的望著眼前的男女。

    「小蕊,你说!你是不是已经失身给那个杀手了?」白如文一副沉重的口吻逼问著。

    白蕊沉默不语。

    「小蕊,这些天你不断呕吐,也吃不下东西,是不是有孩子了?」白母小心翼翼的问,却令白蕊的心中猛然一震。

    她会有了鹰杰的孩子了吗?她这才想起自己的月事已经好久没来了。

    她的脸上不由自主浮上开心的笑容。肚子裡有著她与鹰杰爱的结晶,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此时白如文却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令白蕊整个人震跳一下。

    「那个该死的滛贼!居然这样子无耻的勾引我的宝贝女儿,然后始乱终弃!」

    「爹,他不是这种人……」

    「总之,你给我听清楚,这个孩子不能留下!」白如文郑重的说,事到如今,再怎麽样疼爱女儿,却也不能不为她著想。

    「小蕊,你才十八岁,根本就是个孩子,怎麽应付一个小娃儿?再说,未婚生子传出去是要浸猪笼的,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们这对老爹娘想,为你以后的幸福著想,这个孩子留不得啊!」

    「我不会拿掉孩子的!」白蕊坚决的说。

    「你--」白如文心痛的看著被爱冲昏头的宝贝女儿。「他都已经不要你了,你还坚持什麽?就算你对他再有情有义,他也不会要你了!」

    「我要留下这个孩子!」白蕊相信鹰杰一定会回来。

    「那我就跟你断绝父女关系!」

    白蕊的脸色一阵苍白,随即冷冷的苦笑,「不管你们怎麽说,这孩子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小蕊,你可要想清楚,趁还来得及快点拿了吧!以后找到心爱的男人时,想生几个就生几个!」白母急忙说著。

    「不!我要他!」她的手紧紧护著肚子,本能的想保护她和鹰杰的孩子。

    「孽女!」

    白如文想也没想的上前就是狠狠的一巴掌,害白蕊一个不小心的跌坐在地上,她只感到头昏脑胀,伸手摸摸自己麻麻辣辣的脸颊,发现嘴角渗出血了。

    「你干嘛打女儿啊?」白母连忙衝到白蕊身边,查看她有没有大碍,对丈夫都这麽大把年纪还这样脾气火爆很是无奈。

    「如果不拿掉这孩子,你就给我滚出去!」

    白蕊狠狠地瞪了眼前无情残酷的父亲,然后迅速的站起身衝往大门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门。

    「小蕊!」白母大叫著。

    白如文不敢相信,一向乖巧的女儿真的会选择要那个杂种也不要父母。

    「小蕊!」见宝贝女儿往外跑,白母也想衝出去,却被白如文阻止。

    「不淮追!」

    「老头子……」

    「滚!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白如文衝到大门口,对著早已不见白蕊的方向大吼著。

    父亲的怒吼声震撼了整栋宅院,也让跑出门外的白蕊痛彻心扉。

    为了爱情,她宁愿背叛亲情,这样子选择对她来说,值得吗?

    白蕊的脚步有如后面有恶魔在追著她似的快步狂奔著,泪水也在黑暗的寒夜中狂乱纷飞。

    鹰!我好害怕!我该怎麽办?她在心中痛苦呐喊著心爱男人的名字,不知不觉跑到了他为她编製的鞦韆上,心中好想要见他。

    「鹰!我好想你,你知道吗?」她硬咽的说著,却没有他强而有力的臂膀可以安慰她受伤的心,只能一个人坐在黑夜中默默流著泪水。

    天亮时,她也作了一个决心。

    这个孩子或许是鹰杰目前为止唯一的血脉,无论如何她都要留下来,哪怕是牺牲清白名节,她也在所不惜了。

    一个月后,白蕊嫁给了城北金胜钱庄少庄主游夫。

    当她踏入游家的那一刻,她的心已经死了,就算日后再见到鹰杰,她也只会恨他,不再爱他了。

    他的不告而别就算是做出选择了。

    他不要她,那她也不要他了,她要好好的跟她的孩子过日子。

    只不过彷彿连老天爷都要剥夺她仅剩下的,她意外小产,就在她失去爱人的三个月后……

    第十章

    不!孩子!她的孩子……

    孩子--

    「不--」

    伴随著恶梦重回三年后的现在,安静的房内突然爆出女子的尖叫声。

    「小蕊?!」

    「不要离开我!不要……我好痛……我的孩子……不要……宝宝不要离开啊……我已经失去你爹了,不可以再失去你……」

    凄厉的哭喊迴盪在屋子裡,也惊醒了在一旁打盹的男人。

    当鹰杰听清楚她的喃喃呓语时,脸色一阵苍白。

    「小蕊!」

    他迅速捉住她的肩膀摇醒她,逼她看视著他的眼,眼中亦冒出愤怒的火花。

    「你说什麽?」

    「什麽……」她被他摇晃得一阵天旋地转,还未搞清楚状况。

    「你说什麽宝宝?什麽失去他的爹?是我的孩子吗?」他对著她怒吼著。

    「宝宝……」她的脸色迅速闪过一抹痛苦,然后挣扎的想要推开他、逃离他,不愿看他。

    「三年前你怀了我的孩子?是不是?!」

    他猛然摇晃著她,口气是白蕊从未听过的冷酷及愤怒。

    「为什麽不说话?」他不留情的逼问著。

    泪水悄悄从眸中流出,她颤抖著双唇,说不出任何的话,他却狠狠抱住她,不顾一切的摇晃她,逼她开口。

    「是的……三年前我有了你的孩子……」她硬咽的说。

    「你都有了我的孩子还去嫁给--」他深吸一口气,以平复心中想要掐死她的衝动。「孩子呢?」

    「孩子……」她硬咽得说不出话来。

    「你不会让他姓游吧?他可是我鹰家的继承人!」

    她伸出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无情的捉住往他的方向拉扯,他眼中狂怒的火花虽然带著对她的渴望,但看在她眼中,他仍然是愤怒的。

    她默默的流著眼泪,静静地看著他。

    「快说!孩子呢?」他压抑著怒气问道。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在哪裡的……」

    闻言,他想也没想的将她按压在床上,顾不得有没有弄痛她。

    白蕊被他眼中的怒气及心痛所震慑。

    「小蕊,你怎麽可以这样残忍?你明明知道我对你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再怎样恨你也敌不过我爱你,你为何要这样逼我?」他的语气充满了浓浓的悲痛。

    「你什麽都不知道!」逼他?不,伤害他的人不是她,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无情冷酷所造成,他痛苦,难道她就不痛苦吗?

    她用尽全力推开他,伤心欲绝的想要衝向大门时,他却更快一步的捉住她。

    「别想再逃避我了!如果我不知道,那你就跟我说啊!你说话啊!」他无情的逼她面对两人之间的一切。「孩子呢?」

    「你也会关心他?」她露出凄绝的笑容,「你放心,他不会认其他的男人为父亲的,因为根本用不著。」

    「为什麽?」

    「因为在某一天,有个人说有你的消息,我因为太急著要去见他,不小心滚下楼……」

    「够了!不用说了!」他阻止她说下去,拒绝再听到这些,他受够了!

    「鹰杰……」

    「我明白了。」他冰冷的语气中再也掩不住苦涩及绝望,清澈的眼中满是深沉的哀痛。

    「你可以怪我为什麽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怪我这样不小心就把你鹰家的继承人流掉……但我可以告诉你,你再怎样痛苦,也不会比我这个做母亲的痛苦!」

    白蕊的泪眼似乎正无情的指控著他,指控著他曾经作下的错误决定,因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及他的孩子。

    「天啊!我到底做了什麽?」

    他猛然放开她,她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跌倒,接著他像是见到了什麽毒蛇猛兽的大步衝出门。

    此时,天空突然飘下细雨,像是在哀悼两人之间无奈却又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

    他直挺挺地在雨中回过头,一双黑眸深情又伤痛的注视著心爱的女子,不明白为什麽两人会走到这种地步。

    白蕊泪眼盈眶的望著站在雨中的他,心中有种衝动,想要不顾一切的扑进他怀裡,恳求他可以用他的爱抚平她心中那道又深又痛的伤痕。

    但她只是静静注视著他,眼泪不听使唤的猛奔流。

    「我现在明白你为什麽这麽恨我了……」他像是被彻底打败的老鹰一样垂下头,硬咽的说:「因为我也很恨我自己!」

    这样一句话令她心头一惊,他那悔恨的样子是不是代表他真的也很痛苦?没有像她以为的冷酷无情?

    「你不爱我是应该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他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白蕊似乎看到挥洒在空中的莹光。

    他哭了吗?

    长期在心中的鬱结解开了,宛如拨云见日一样的豁然开朗。

    怨他、恨他的心情已经不见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裡又开始活过来,胸口开始充满一种暖暖的、热热的感受。

    她又开始爱了吗?

    白蕊猛然拾起头看著他消失的背影,那个样子宛如他这一走不像是暂时的离开,彷彿像是要彻底的走出了她的生命……

    不!不要!她的心此时不停的呐喊著,她已经失去过他一次了,还可以再承受失去他的痛苦吗?

    一阵雷声闪电,她才猛然惊醒。

    「鹰杰……」

    她踉跄的衝出大门去追他,在滂沱大雨中大声呼唤著他的名字。

    「鹰杰!鹰杰!不要走……」

    但她已经追不上他了,大雨中,她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下而跌倒,既绝望又后悔的趴在地上放声大哭,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大雨无情的拍打在她的身上,就像是在惩罚她为何如此固执,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般。

    「鹰杰,你回来……我不恨你了……我不恨你了……你回来……不要丢下我……」她哭喊著,却如何也唤不回他了。

    不知过了多久,行经过的小丫鬟发现躺在雨中的白蕊,但她已经神志恍惚,几乎昏过去了。

    「小姐!你怎麽……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昏沉沉的白蕊感觉到一群人围了过来,她勉强抬起头、睁开眼,却没有发现爱人的面孔。

    下一瞬,虚弱感袭来,她在失去知觉前听到自己说出一句话……

    「我要鹰杰……」

    【热书吧 51 , 欢迎您来51推荐好书!】

    「母体太过虚弱,又在大雨中淋了好一会儿才被发现,头一个月又最是容易动胎气了,孩子若要保住只怕是奇迹了……」

    「情况不乐观!已经一天一夜了,如果夫人再不醒过来,只怕母子两人都救不了!」

    一些奇怪、陌生的声音一直在白蕊耳边响起,远远近近、模糊不清,但她却听到了最重要的一句话--

    她的孩子……她有孩子了?!

    是老天爷可怜她,又赐给她一个她跟鹰杰的孩子吗?又或者是她三年前那个无缘的孩子再次投胎?

    这样……

    不能失去!她不能再失去这个孩子!

    不!她要孩子!她要这个孩子啊!无奈现在她根本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白蕊听见了令她心疼到想要哭泣的熟悉声音……

    「失去孩子……她会生不如死的,所以我要母子俩都平安!」

    「可是……」

    「办不到吗?如果出了差错,你们都得死!」鹰杰怒不可遏的对著他们大吼著。

    一旁的引风开口道:「请庄主冷静,让他们去处理吧!」

    从大家在醉花楼裡找到喝得醉醺醺的鹰杰,并且告诉他白蕊的事情,他就像一隻发了狂的狮子,一刻也停不下来,不断的责备自己、咒骂自己。

    教他如何冷静下来?!听到小丫鬟哭哭啼啼说白蕊因为昏迷在大雨中而生了大病,不但可能小产,连她也会有生命危险。

    小蕊,你不顾一切追出来是为了什麽?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对我!我是个大罪人、大烂人!我配不上你,我活该一辈子得不到你的爱,你为什麽还要追出来?为什麽?!他在心中狂喊著。

    他觉得这一天一夜宛如一辈子那麽长,他只能无助的站在床边见她承受著痛苦的折磨,却什麽也不能做!

    小蕊!他在心中大声呐喊著。

    然而她一声声越来越虚弱的呻吟令他非常不安,更不想再次失去她!

    「这个……」

    一群大夫当中,模样最不起眼的小大夫怯怯弱弱的开口,不能怪他这麽害怕,因为冷面鹰王的名气人人都惧。

    小小的声音淹没在嘈杂声当中,但为了救人,他很用力的吼出声音来,「我可以救夫人跟她肚子裡的孩子!」

    室内一下子静默下来,安静得彷彿细针掉落地面的声音都可听闻,大家的目光全都落在瘦小的年轻人身上。

    鹰杰走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襟,「你确定?!」

    「我确定……」好凶狠的眼神!不愧是冷面鹰王……

    听小大夫这麽一说,其他大夫立刻跟著发表意见,只因为大家都认为自己的医术厉害高明,哪有可能自己医不了,穷酸小子就会医得好。

    鹰杰也不相信,但见他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也许……

    「啊……鹰,我好痛……」床上的白蕊发出痛苦的呻吟,这一喊可把鹰杰的心都给喊碎了。

    顾不了那麽多了,他揪著小大夫,像是揪小鸡一样的丢到床边,命令道:「快给我治!治不好你就一起陪葬!」

    小大夫猛点头,突然想起老婆大人对他交代的事情,便大著胆子挺起胸膛对鹰杰说:「如果我真的救回夫人跟孩子,那我可以要求很多、很多的金银财宝吗?」

    老婆大人说,虽然治人、救人是好事,治穷人更可以免费,但是遇到这样的大户人家,敲一笔也不为过吧!虽然他本人觉得不怎麽恰当,但是老婆大人说如果他再不赚大钱,就要把他给休了,他也只好硬著头皮说出了。

    「治好的话,给你金山银山都无所谓!」再多的钱对鹰杰来说也抵不过他最爱的女人跟他们的孩子。

    「好!」

    接下来可说是不可思议的,一个大家都不看好的小大夫竟轻轻鬆鬆挽回了病人的性命,众人眼睁睁看著他开开心心带著金山银山回去孝敬老婆大人。

    【热书吧 51 , 欢迎您来51推荐好书!】

    一个月后。

    「来抓我啊!」

    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迴盪在名刀山庄的后花园,只见娇美的白衣女子正开心的跟一个高大的男人玩捉迷藏。

    「小蕊,小心肚子!」

    「放心,我很好,你快点来抓我啊!」白蕊的气色很好,一点也不似之前那面曾临死亡的人。

    害怕她一个不小心又要躺在床上哀叫,叫到他的魂都快飞了,所以鹰杰偷偷作弊,用了点功夫一把将她抓住。

    「抓到你了!这下子你哪裡也去不了了!」

    在她来不及说任何话时,俊美的脸庞已经欺到面前,她的心跳加速,强烈感受著他的存在。

    「你作--」她想开口,却被他狠狠吻住,一下子就全身无力了。

    纵然他的吻又热烈又疯狂,让她的唇有些疼痛,但她仍然不由自主的回应著他。

    鹰杰静静凝视眼前如海棠一般美丽的容颜。「你真美!」

    「你是因为我的美才喜欢我吗?如果有一天我容颜老去,你还会喜欢我吗?」

    「不会!」他果决的答道。

    白蕊表情一愣,眼中闪现不悦光芒,小手推著他的胸膛,无奈他箝得死紧,紧到她几乎无法呼吸。

    「随著岁月的流逝,我不会只是喜欢你,还会更爱你!」

    感受到怀中人儿身子一僵,他抬起她的下巴,发现泪水充盈她的眼,他的心也跟著揪疼。

    他紧紧抱住她,将脸深深埋入她的秀髮中,深情款款的说:「傻瓜,干嘛哭呢?」

    「人家感动嘛!」

    「我爱你,即使要我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及金钱,我也要让你爱我如我爱你那样深。」他的眼中道出了对她无限的爱意。

    「我不知道该怎样爱你才算够……」

    「只要你爱我,我就会幸福,只要爱我就行了!」

    他低下头亲吻著她的额头、脸颊,这一吻不再像刚才那般激烈,反而似细雨一般顺著颈子轻轻撒下。

    白蕊看著面前这一个英俊的男人,他的霸道令她十分生气,有时她却也被他的温柔所感动,但是在她注视著他那深情款款的眼神时,她就很难生气了。

    她是爱他的!倚在他强壮的胸口,聆听著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感觉好幸福。

    此刻,她觉得不幸及痛苦已经远离,现在的她在这个男人完全专制的爱情中感觉到被需要的幸福。

    她不再害怕,也挥别了往日的仇恨及痛苦,而这一切全是因为眼前这个固执却深情的男人。

    她将脸深深埋入他温暖的臂弯中,细细品嚐她渴望已久的温暖。

    「小蕊,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说那三个字了?」

    「我明天想回去看我爹娘。」她细细的说,就是不说他想听的那三个字。

    「好!我陪你去,不过,小蕊,告诉我,你……」

    「还有去看游夫,他被你逼著写休书,看他的样子好可怜。」

    「我会陪你到任何地方,但不淮你同情其他男人,就算他当初帮了你,也算我的大恩人,但我还是不许你同情他!」他像个怕被人家抢走心爱玩具的小男孩般说道。

    白蕊嘴角扬起一抹满足的笑。「你这样对我,我已心满意足,不一定要娶我……」

    「你不可以反悔!」他突然拉开她,一双大眼直直地看著她说:「我唯一要娶的人只有你!你不知道吗?你一定要在下个月嫁给我!」

    「可是我是为你好,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应该娶个黄花大闺女,而不是我这个被休离的女人。」她口气哀怨的说。

    「我不管其他人怎麽想,我一定要娶你,再说一切我们知道就好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在乎,我只爱你,只要你,我不接受你的拒绝,你必须嫁给我,不然我就强迫……」

    「好吧!就嫁给你好了。」

    她的突然之语令他一下子愕然,呆呆的看著她。

    她则笑得如花般灿烂的迎上前,献给他一个大大的吻。

    很快的,鹰杰马上回应她,两个相爱的人完全沐浴在爱情的甜蜜之中。

    「我爱你!」他真诚的说。

    「我也爱你!」她温柔的说。

    他的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我想要。」

    「在这?」她瞪大眼。

    他马上抱起她往屋内走,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温暖的大床上。

    她愉悦的服从,他的手温柔的为她褪下身上的衣物,当她圆润丰挺的双峰出现在他面前,他只感到兴奋难耐,他伸手几近颤抖的碰触那温暖时,她忍不住呻吟出声,情不自禁弓起身子贴近他。

    「鹰……」她无力的娇吟著。

    他的手往下滑向她略微隆起的小腹,到达女性神秘的地方时,更令她按捺不住的蠕动起来。

    白蕊可以感觉到他的炽热坚挺顶著她温暖的双腿内侧,她的手轻轻环上他的颈项,口中忘情的呼唤著他的名字。

    「你要小心一点喔!」她不忘叮咛。

    「我一定会小心的!」

    「不可以伤到孩子喔!」她又交代。

    「我一定不会伤到孩子的!」他乖乖的回答,也会乖乖的遵守。

    「你说的喔!不然到时候别怪孩子恨你。」

    鹰杰抬起头瞪了笑咪咪的女人一眼。这个女人现在就懂得母凭子贵了!好,算她厉害。

    「那我就先对他施展父威!」

    「怎麽个施展法?」

    「用棍子打屁股萝!」说完,他小心缓慢的进入她,很快的施展他所谓的父威。

    白蕊真是拿他没辙,却也无法想太多。

    一阵阵欢愉伴随著幸福不断的涌向她,她知道痛苦及不幸都过去了,因为在经历这样多的事情后,他们是应该得到这份幸福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娇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jy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