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之劫第16部分阅读

小说:最终之劫 作者:作者不祥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附着了强大脉力的攻击,他的脉力并非一般的脉力,而是雷属性脉力!雷属性脉力的特性,其中之一就是麻痹!也就是说,六殿下在被击飞,而后回到台上以后,已经失去了继续攻击的可能,只能是任人宰割!各位还有疑问吗?”

    众人沉默,目光转向东方鸣,但东方鸣此刻双目紧闭,显然在疗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既然没有反驳,也就说明事实如此。

    见众人没有异议,便令东方鸣二人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雷属性脉力?有意思”时羽皱眉。

    这个世间的能量运行被称为脉力波动,但脉力也不是统一的就一种,而是有许多属性差别的脉力存在,如之前冰族的冰属性脉力,再如现在的雷属性脉力。

    “以后与人交手之时,看来一定要小心,否则在阴沟里翻船就不好了,哎,可怜的东方鸣”一股悲悯的目光转向不远处的东方鸣。

    东方鸣似有所觉,转头过来正好看到时羽那股悲天悯人的眼神。“靠,什么眼神,怜悯我啊”东方鸣心中本来就有些恼怒,现在让时羽这一看,更加不忿。

    “怎么会是怜悯,只是觉得你在第一轮就淘汰了,还想跟我在第二轮就比试,简直太痴心妄想”

    无耻啊,你那是抽签进的第二轮,听你的意思好像自己凭本事杀进去似的,简直是戴着假牙回家,无耻(齿)到家!

    “不过那个独孤墨藏得还真深啊,雷属性脉力,以前貌似没听说过吧,难道他从来没用过?”时羽心中疑问道。

    “谁知道,不过通过独孤家跟独孤堡的关系来看,独孤墨有雷属性脉力,这不奇怪。”

    时羽点头。

    “老七,我看你直接弃权得了,每个人都深藏不漏,厉害的很,我相信你也有点本事,但跟我们那三个哥哥比,应该还是差点,干脆放弃吧,然后跟我打一场怎么样?”东方鸣的语气之中,蕴含深刻的蛊惑之意。

    “你?拉倒吧,连第二轮都没有进入,还敢跟我切磋,不知道输字怎么写是不是”

    “你能不能不那么卑鄙无耻”

    “我说的是事实”

    “···”东方鸣泪流满面。

    主事大臣走上擂台,道:“今天的武比很是精彩,我们的诸位皇子都显示出出人意料的实力,但比试总有输赢,到现在进入到第二轮的皇子已经产生。”

    “第一位,是以一人之力出战的大皇子,东方云”。话落掌声四起,显然大皇子的支持者不在少数。

    “第二位,二皇子东方雷”掌声起,但显然气势不如大皇子。

    “第三位,三皇子东方祥”掌声再起,但掌声不是送给东方祥,而是送给独孤墨。

    “第四位,七皇子东方羽”全场寂静,抽签进的第二轮确实赢不得掌声,不过时羽不在乎,没有给他嘘声他就挺高兴了。

    进入第二轮的四位皇子逐一上台,然后进行第二轮的抽签。主事大臣手执四张木牌,开口道:“跟上一轮抽签一样,比试顺序是一号对二号,三号对四号,两轮中胜出的人将进入最终的第一争夺。现在开始抽签!”

    东方云先抽签,时羽还是最后一个抽签。

    抽完之后,时羽直接翻开看了一眼,“一号?嗯,不错不错,好兆头啊,抽到第一如果不能拿到第一简直对不起观众了。“

    “抽到一号的出列”主事大臣道。

    时羽果断的一步迈出,双手一背,那叫一个潇洒,加上俊逸的外表,整个卖相着实不错。

    转头看向另外三位,时羽还在寻思谁是二号呢,一个魁梧的身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有些嚣张的道:“哈哈,老七,没想到还真让我碰到你了,说不得这次要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两个手掌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眼光中充满了恶毒。

    “你是二号?”

    “是”

    “哎!”时羽仰天长叹,冤家路窄啊,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修理一下这个二货?

    东方雷还当时羽心中害怕,悄声道“现在害怕已经晚了,从你得罪我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一天,这叫报应不爽!”

    时羽认真的点头,“这真的是报应不爽!”

    东方雷嚣张一笑,站到了一旁。时羽摸摸额头,跟这么个二货说句话,他真觉得掉价。

    第二轮比试顺序已经抽出:东方羽对战东方雷,东方云对战东方祥。

    紧张的一上午已经过去,主事大臣宣布众人用餐休息一个时辰,下午继续第二轮。

    时羽趁着这个功夫回到了自己的寝宫,虽然战略上他藐视对手,但战术上他绝对不会轻视任何一个敌人。

    房间内,时羽跟牛犇谈了大半个时辰,至于谈了什么连花香都不清楚。剩下的小半个时辰,就是用餐时间,主要是牛犇吃,只有让他吃饱了,才能有强悍的战斗力。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在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中,时羽姗姗来迟!

    (主角要出战了,激动了木有~~~)

    第五十九第章 打疼我了

    第二轮第一战东方羽对东方雷。

    柳毅的一声开始,东方雷便迫不及待的跳上擂台。“老七,上来,咱俩先打一场。”

    “你要跟我打?先把我的小弟打败了再说吧,阿牛上,别客气”

    牛犇瓮声瓮气答应一声,走上擂台。

    “胆小鬼,自己都不敢出战,真给我们皇子丢人”东方雷见时羽并没有上来,心里有些恼怒,便出言相激。

    “阿牛,去掌他嘴巴,让他满嘴喷粪!”

    东方雷还没回话,便看到牛犇如一头蛮牛一般朝他冲来,右手高举,竟然是一个打脸的标准起手式。东方雷大怒,右手握拳跟牛犇直接硬碰硬。

    牛犇见状大喜,硬碰硬是他最喜欢的打斗方式,在他想来简单直接才是最好的。

    “砰!”

    拳掌相交,两人都退了一步,牛犇心中高兴,对方竟然能跟他硬碰硬不吃亏,见猎心喜下,再度上前,依旧是刚才的姿势,作势要继续打东方雷的脸。

    东方雷心中暗惊,要知道他用拳跟对方手掌相接,自己本来就已经占有优势,再加上他是全力一拳,对方则是随意一掌,高下立判!不过看到对方同样一招打来,心中再度着火,还真拿豆包不当干粮,不再细想,依旧全力一拳迎向对方。东方雷一直以来就是走的内外结合路线,自己对身体体质的修行,不弱于他自身脉力的修行,身体的强横一直是他战斗迎敌之时最大的资本。

    “嘭!”又是同样的拳掌相交,不过这一次他退了一步,牛犇却没有退。

    “再来”牛犇打上了瘾头,一次比一次用力,出招也一次比一次凶悍!

    “嘭!嘭!嘭!····”

    连续的拳掌相接十数个回合后,东方雷已经退到了擂台边缘,他的右拳变得红肿不堪。东方雷此刻面色阴沉,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节奏被牛犇掌控,自己完全变得被动。而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强悍体质,在牛犇面前几乎完败。即使在后面的几拳自己脉力附于其上,也基本没什么作用,察觉到自己的拳力增长,对方的掌力也在跟着变强!

    牛犇是打上瘾了,同样的招式对着东方雷的脸就抽了过来。东方雷咬紧牙关,心中愤怒,但如果继续跟对方硬拼,自己迟早都会输。

    无奈之下,在对方掌风快要扫到之时,脚步急错,躲开了对方的一击。牛犇一巴掌扇空,明显一愣。

    “你躲开干什么,我们刚才那样打不是很好嘛?”

    听到牛犇憨憨的话,现场一片善意的笑声。这个傻大个确实很招人喜欢,牛犇不知大家在笑什么,摸了摸脑袋,嘀咕道:“我说错了?这样对打不是很舒服嘛?”

    东方雷脸色黑的能滴出水来,“傻大个,我们是在比试,谁规定必须要跟你硬拼的”

    “可是刚才老大说要掌你嘴的啊,打不到你怎么能跑”

    “···”东方雷也顾不得对方是不是在故意气他,疯抢两步来到牛犇身前,侧身一绕来到牛犇身后,对着牛犇的后背就是一拳。

    牛犇暗道不好,以他的速度转身已然不及。但牛犇自然有他的应对之策,背部略微一弯,肌肉猛缩,正好迎上对方轰来的一拳。

    “轰!”

    只见牛犇踉跄的向前跑出几步,然后转身面对东方雷,说出一句令全场无语的话:“你打疼我了”

    东方雷直到此时总算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个牛犇比他想象的要恐怖的多!他的左手此时也已经完全红肿,两只手已经在不自觉的微微颤抖。全力一拳仅仅是将这么个傻大个打疼了,东方雷感觉到额头冷汗在不断冒出。

    “你准备好了么?我要出手了”

    全场再次无语,合着你刚开始那扇的那十几巴掌不算出手啊。

    见东方雷没有回应,牛犇只当他已经准备好,迈着步子就冲向了对方,气势凶猛,台下的人都觉得整个擂台在颤抖。

    这一次牛犇终于不再用掌,而是直接用拳,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轰向了东方雷!

    东方雷知道这一拳自己无论如何都是无法硬接的,除非自己想断胳膊断腿。当外力强到一定程度,无论多么强大的脉力护体,都是无用!此时就算是四脉以上的高手迎战牛犇,也只能先避其锋芒!

    东方雷果断闪身,但牛犇此刻已经将他锁定,无论如何都逃不出他的攻击范围。拳风已致,东方雷躲闪已然不能,无奈之下,猛然一蹲,双拳轰出,本来是想轰向对方胸膛,令对方自救,结果牛犇太高,这双拳一出,直接就奔着牛犇的下体轰去了···

    这一拳要是打上了,即使以牛犇的身体强度,也得变成宫内伺候皇帝的那些人。牛犇见状,心头大怒!不止是他,在场高手,看到东方雷如此阴损的一招,皆皱起眉头。

    时羽更是怒骂出声,“我ko你老母,东方雷你还是不是人!”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自己的老二就要不保,牛犇急中生智,双脚一收,也顾不得攻击东方雷,直接从东方雷的头上飞了过去。

    东方雷低头避过,要多狼狈又多狼狈,但是总算逼牛犇自救了。虽然手段有点那啥,但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可当他一看现场人的愤怒眼神,也知道他刚才的手段确实太欠光明,可是事实已经发生,即使他要解释也无法解释。

    牛犇飞过去因为惯性太大,直接就向擂台外面冲了过去,眼看着要刹不住车···

    “靠”

    “不会就这样输了吧”

    “二殿下原来是想要这样胜出?”

    “咣”

    牛犇没有掉下台,但擂台边缘被他一脚踹塌了,总算借着这股劲停在了擂台边上。

    “呼!”牛犇长出一口气,现场却一阵惊呼。

    牛犇突然感觉到身后脚步声迅速迫近,他知道自己的对手又攻上来了。

    东方雷知道自己已经背负了骂名,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无论怎样先拿下这场比试再说!

    在全场惊呼中,东方雷已经飞身而起,踢向牛犇那魁梧的身躯!只要轻轻一推,牛犇就直接掉下擂台了,更何况东方雷势大力沉的一记飞踢。众人似乎已经看到牛犇掉下擂台的场景。

    间不容发间,牛犇下意识的转过身子。

    “咚!”

    本来踢向牛犇背后的一脚,此时正中对方的前胸!牛犇不出意外朝外飞了,但是身高臂长的牛犇却在飞出的前一刻,直接拽住东方雷的脚踝。

    于是牛犇飞了,东方雷自己也跟着牛犇飞了。

    东方雷心中大惊,但此刻已经完全身不由己。牛犇身在空中,既恼怒东方雷的阴损,又恼怒他的背后使坏,于是空中拉着东方雷的脚踝就向上一甩,然后接了一个难度很大的背摔。

    “砰!”

    “轰”

    两声巨响,牛犇是后背着地,而东方雷则是正面向下,一个很标准的狗吃屎动作。牛犇这一甩的力道着实不低,东方雷感觉全身几乎散架,即使脉力护体,脸上也已经被摔的几乎变形。挣扎了几下,竟然没有爬起来。

    鬼杀和柳毅已经来到了二人身边,俩人同时掉出擂台,输赢应该不好定论。但这场比赛是个啥情况,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终于等东方雷爬起来,二人重新来到台上。

    东方雷此刻的情况比东方祥被揍时候还要惨的多,但没有人可怜他。铁战都觉得东方雷给他丢人丢大了,甚至连抛弃他重立支持对象的心思都有了。

    待二人重新站到台上,柳毅开口面向全场道,“这场比试牛犇胜出,可有异议”

    “没有!”众口一词。

    东方雷觉得想死的心情都有了,不过他到也磊落,做了就做了,要怪就怪他自己没有把握好。

    东方雷这场比试之所以会输,第一原因肯定是有实力上的差距,尽管牛犇不能以脉力来评判他的实力,但通过能量波动能感觉出此时牛犇的强悍。第二原因,东方雷的优势完全被牛犇克制,所谓一物降一物,东方雷如果能一直以巧劲与牛犇周旋,也许会好的多,但那些不是东方雷的战斗风格,也不是他擅长的,因此硬碰硬几乎是这场比试双方交战的必然结果。第三原因,也是最隐性的因素,时羽从头到尾都在算计东方雷,从语言攻击,到上台后让牛犇打脸,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东方雷在不知不觉中,一而再再而三的着了他的道。

    因此看似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比试,倒不如说是勇猛与智勇较量,勇猛而又智慧的一方完胜!

    十第六十章 空脉之威

    牛犇下台,来到时羽身边,摸头道:“老大,没有抽到他的脸,对不起”

    时羽哈哈一笑,“阿牛,你刚才给他的那个背摔,简直比抽他一百下都要过瘾,又何来道歉之说,你自己对今天的对战有什么感觉”

    “那个人肯定是打不过我的,但我总是感觉哪里不舒服。”

    时羽拍拍牛犇肩膀,道:“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在想了。好好看你老大我,怎么收拾我们下一个对手。”

    “嗯”牛犇重重点头。

    牛犇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会听时羽的话,时羽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在他心里,老大的话,就是真理。时羽一直觉得能在本世遇到牛犇,这是他的福分。

    牛犇之所以会感到不舒服,无非就是打的不爽,东方雷阴他的那两下,他虽然愤怒,但也仅限于此。愤怒之后的彷徨,这是他感觉到不舒服的原因,但这一切都是他与生俱来那善良的品行所决定的。这些时羽看的清清楚楚,无数年的经历,令时羽对人性已经看的很透很透。

    时羽面对的对手,正是上午出战第一场的离欢,也是正阳宗一木道长的嫡传。

    两人站定,时羽看着对手道:“一木道长的高徒,气度果然不同寻常”

    观众们不明白了,这是啥意思?你们是对手,就算欣赏对方也应该在台下,在台上你瞎扯什么。

    离欢明显一愣,“七殿下过奖了,近段时间殿下大名如雷贯耳,请不吝赐教”

    “哈哈,哪里话,虚名而已。一会我会手下留情的”时羽大言不惭的道

    众人侧目,还没开始打就这么张扬,一会如果输了,还要脸不。离欢心中郁闷,对方是皇子身份,就算对方再大言不惭,他也没法语言回敬对方,说不得只能在打的时候多用点力了。

    软剑拔出,严阵以待望向时羽,对时羽的语言攻势直接无视了。

    时羽瞧对方摆出这架势,小小惊讶一下,有点意思,垃圾话对对方竟然没有太大作用,看来这场比试不如想象中的轻松啊。

    对方是不会先出手的,时羽更不知道什么叫谦虚,于是一抖手中折扇就冲了过去。离欢见时羽没有用任何武器就冲了过来,有些吃不准对方意图。手中软剑不停舞动,形成一个扇形护在身前。眼瞅着时羽就要进入软剑攻击范围,时羽身形戛然而止。这一动一静自然流畅,但在视觉上总是让人觉得不正常,毕竟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的现象。

    离欢手中软剑舞的更是迅疾,精神高度集中,等待时羽暴风骤雨般的攻击。结果舞了好一会,时羽依旧站在那里,动也不动,面色沉凝,不发一言盯着他手中软剑。离欢心中纳闷了,这是哪一出啊,你倒是出手啊,你再不出手我可等不了了。

    正自纠结,时羽却道:“你这剑法,果然不同寻常,我观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看出太多破绽,端得了得。”

    “靠!”这么长时间,合着都在给别人当猴子耍。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离欢长剑前指,终于发动攻势。

    “乖乖,这么猛干什么,我跟你有那么大仇恨吗?”嘴上墨迹,但手中却不敢怠慢,手中扇左右翻飞,看似杂乱无章,但每一扇都恰巧击中对方的剑尖。

    来来往往几个回合,离欢彻底收起小视之心,自己之前还留有余力,但此刻剑法已经全力施展,竟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要知道,他用的是软剑,时羽则用一把折扇,他已经占据了兵器之利,这种情况下竟然场面上势均力敌,足以证明这个七皇子的深藏不露。

    在场众人不乏高手,而且又是旁观者,对擂台上面的情况,自然看得更为清楚。尤其将时羽看成敌人的众位皇子,此刻一个比一个脸色沉凝。尽管时羽的实力不是多么惊世骇俗,但对于从来没有见过时羽出手的人来说,他的表现对他们已经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

    久战无果,离欢全身脉力骤然,显然已经全力以赴!强悍的脉力威压配合自己的软剑招式,无孔不入般攻向时羽周身。

    压力倍增,时羽面色却突然一松。不知怎的,明明逐渐占据优势的离欢心中却是一突。一股若有若无的危机感,令离欢觉得情况不妙。不过现在顾不得其他,只有尽快拿下比试才是正途。手中长剑在度发力,舞动速度再度加快,放眼望去,离欢的软剑上下翻飞。时羽周身要害之处,剑芒不断闪现。稍有不慎,便有丢掉性命的可能。所有人都为时羽捏了一把汗,对离欢的剑法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时羽在对方的强攻中,身形也渐渐变的狼狈,不过面色却是变得越来越轻松。

    “看来这是你的极限了”

    时羽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令离欢摸不着头脑。什么极限?难道说是你到极限,已经要抵挡不住了?看眼前的情况,你确实支撑不了太久了吧。

    思绪尚未结束,募然感觉自身脉力开始不正常波动,而且愈演愈烈,几乎同时一股令他窒息的灵魂威压,令他大脑一阵空白。片刻功夫,再度恢复清明,可就这瞬间的空白,令他面色变得惨白,他突然发现自己体内脉力竟然消失了近一半!

    而且似乎受到牵引般,自身脉力还有倾泻而出的倾向!他哪还有工夫攻击时羽,直接一个闪身向后弹射十数米,几乎已经到达擂台边缘。面色惨白,目光中露出恐惧的光芒,看向时羽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猛兽!

    时羽面色一阵潮红,便很快恢复正常。面色没有多大变化,可心中却乐开了花,空脉,果然是一个好强大的东西,配合他自己的灵魂吞噬,简直是修行者的噩梦!

    时羽的吞噬仅仅短短一小会,就是这一小会,离欢差点成半个废人!而台下观战之人,心中大惊!尽管这场比试场面诡异,但台下所有打通经脉的高手,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因为他们的脉力几乎同一时间都有被牵引的迹象!

    所有人看向时羽的目光中,都充满着不可思议。能够在不知不觉间影响自身脉力的运行,这个七皇子难道有什么鬼神莫测之力?

    一些各大势力的大能,此时皆是面色沉凝,显然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即使是他们也没有搞明白原因。

    鬼杀和柳毅两人脸上,则不同于所有人的脸色,而是充斥着不可思议!他两个人是场上唯有的两个达到五脉战天级别的存在,他们的感触尤为深刻,修为越高,所了解的事情也就更多。

    “你感觉到了么”柳毅问身旁的鬼杀。

    “感触比你要深!”鬼杀似乎在努力压制心中的翻腾。

    “难道真的是打通了那条经脉?”

    “除了这个原因,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能力,会让你我拥有脉域的战天修为之人,都感到无可阻挡”

    “在那个地方似乎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刚开始修行就能打通那条经脉吧”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事实摆在了我们眼前,由不得我们不信”

    “王脉再现,也许一切都要变天了。多少年了,除了乾坤二主,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谁是真正打通王脉的存在。”鬼杀语气中存在着唏嘘。

    “这个事情,我们还需要确定,王脉的打通是虚无缥缈的,即使是乾坤二主也是修为达到顶峰之后修行数百年方才打通,他一个没有任何修行根基的人,怎么可能打通这条神脉!”

    鬼杀点头,“这个事情,我们需要跟院长仔细商谈一番,不过以这个小家伙的实力,这次的武比还有必要进行?”

    “你觉得他能拿第一?”

    “谁还能给他制造麻烦”

    “东方云有那东西的帮助,也许会不一样”

    “嗯···还真希望能给这个小家伙制造些麻烦,毕竟一看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个眼高于顶不好收拾的主,给他些颜色看看很有必要”

    柳毅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鬼杀,他知道这个老家伙对之前吃的那点小亏还是耿耿于怀。

    两人嘀咕的这一会,场上局势已经彻底变换了一个样,时羽拿着折扇,满场追着面色恐惧的离欢跑,空中兀自大喊,“你服不服!服不服!”

    时羽不说‘认不认输’,而是问他‘服不服’,这里面可大有学问,如果时羽问前者,离欢早就缴械投降了,毕竟技不如人,输了也无话可说。但时羽问后者,那他可就不好回答了,他现在是代表东方雷出战,输了是输比试,但服了可是服人,也就变相说明东方雷服了时羽,这个可是牵扯到皇子的脸面问题,离欢可不能随便说服,心中那个纠结啊。

    他也试图跟时羽继续交手,但每次软剑与对方折扇相触,自身脉力就是一阵翻腾,于是他怕了,直接四处逃窜,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时羽拿着一把折扇,明明能够追上,但就是不追上,口中喊的各种口号,令离欢恨不得引咎自杀!

    要知道他正在承受的可是身体和心灵的双重蹂躏···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娇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jy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