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神道第64部分阅读

小说:星神道 作者:作者不祥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过有没有副作用那么大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到方子明走远之后,司徒雨猛然扯着楚白的衣服,把他拉到桌子边上说道。

    “老姐啊,这东西要的就是那效果,没效果不是白弄了吗!”楚白是苦笑不得,要是不能排除体内的杂质,还受那份活罪干嘛呢!

    “那先给我五份,算是你给姐姐的赔罪。”司徒雨犹豫了一下说道,毕竟面子虽然重要,但是在这个残酷的社会,实力才是安身立命的本钱。而且这个死胖子身上那层死臭的硬壳剥掉之后,皮肤居然变得光滑细腻了,这才是对司徒雨最诱惑的地方。对于任何女人都是致命的诱惑。

    “每次最好只用三分之一瓶,连续用三次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效果了。”

    楚白手一扬,五瓶一变无暇液出现了他的手里。

    司徒雨似乎怕楚白反悔似的,一手把五瓶无暇液全都收到了怀中。

    “小弟弟,这几瓶无暇液可不能弥补你的过失哦,你占姐姐便宜的事情咱们以后再算。”

    司徒雨的声音还在耳边,人却早已经跑得没影子了。

    这几瓶一变无暇液楚白自然不会小气,他只是被司徒雨那把五瓶无暇液收到怀中的惊鸿一瞥给震惊了,有点鼻血出来的味道。

    “嘿嘿,老大,我还要。”

    “滚。”

    舒德奇又是一声惨叫,没办法,谁让他的话,这么容易让人误会呢,楚白可不想让人误会有什么不良嗜好。

    ………………………………

    又经过了大半天的航行,基本上已经可以看见一个蔚蓝的星球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在填好了入境信息之后,所有人基本上都在收拾东西准备下飞船了。

    楚白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他所有的东西都在空间物品里面,所以只是在观景窗里默默的注视着这个蔚蓝色的大球。

    这就是全人类的母星,是全人类的发源地。任何言语也无法形容一个人从内心深处涌出的悸动,那是深埋在血脉之中的渴望,无论你是出生在母星之上,或者是在其他行政星上出身,这点都没有任何区别。

    从舒德奇和小时候的一些记忆,楚白对于地星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地星从人类走向宇宙之后,就几乎被完全的保护起来了。在地面上,没有任何一家污染性的工厂,所有的森林和河流都被最大程度的保留了下来,而地星上的城市和其他行政星上的城市不同,没有水泥怪物,没有钢筋,有的只是最天然的木建筑和土建筑。此刻的地星,几乎和几千年前电视剧中的地星完全一样。

    而且传说之中地星之所以保持成这样,是因为在地球的掌权者之中很多人都有了几千年的寿命,对于以前的种种都比较怀念,这也影响了整个联邦高层,楚白个人对于这个观点还是持赞同态度的,当个人修炼到一定的高度,战力已经不可以用常理来理解,这样的人多了,联邦再强也得屈服。否则一个斩首计划,所有人都得玩完。

    如果达到巫将那个级别,即使是一个星球也能够活活打爆。

    而所有的能源企业几乎都在环绕在地星周围的大型宇宙平台之上修建。

    各种各样的防御系统不断的在地星轨道上环绕着,随时面对可能到来的一切危机。

    甚至连飞船都不是在地星本土上降落,而是降落在一个个大型的空间站上,在从空间站上转小型客运飞行器前往地星。

    不仅仅是楚白,运输船上从来没有来过地星的所有人都被眼前巨大的空间站震惊了,成千上万的飞行器在空间站里井然有序的起落着。

    “一群土包子,”方子明看着楚白和那群被震惊的人不禁的轻蔑道,却浑然忘了自己在第一次来地星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副土包子的模样。

    “笑吧,尽管开心吧!马上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地星是睿少的大本营,到时候只要楚白到了地星,想要搓圆搓扁都是任自己拿捏。

    尽管在地星有着禁止动武的规定,但是这些规定对于王睿这种级别的人来说,简直就和纸糊的一般。

    第219章 楚白,9你的事犯了

    只觉得微不可觉的一阵波动,楚白所在的运输舰成功的着落在了一个小平台上。

    很快,顺着密封通道,楚白和众人来到了一架小型的运输机车上,当然和普通的市运机车不同,它的规格更高,密封性更好。

    在读取了身份磁卡上的信息之后,运输机车开始载着众人往地星入境关卡处而去。

    机车的速度很快,很快,巨大的入境处大楼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地星每天的客流量都在上百万以上,所以对于入境的控制也是非常的严格,一般而言,入境地星,至少需要提前三个月进行申请,将你的祖宗八代都查清楚,一清二白之后,才会批复地星入境证,一般而言,根据具体情况,停留时间从七天到一个月不等。

    超过这个时间之后,就要缴纳高昂的地星维护费,用来维持维护地星面貌的支出。

    至于成为永久的地星居民,基本上难如登天。除了最初一代星际移民,以家为单位,每一代拥有两人的地星居住权之外。其他普通人除非为地星做出了极其突出的贡献,否则不可能获得地星居住权。

    在黑市里,一个地星的永久居住权已经被炒到了百万贡献点以上,传说地星作为人类的发源地,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奇地方。而且仅仅是地星永久居民的免费教育就价值几十万贡献点以上,所以即使是炒到了百万的价位。也是常常断货,供不应求。

    “璐思,你说这次我会不会被仙门看中,只要被仙门看中就能够获得永久地球居住权哎,我老爸已经说了,只要这次能够拜入仙门,他就买一辆最新型的幻影-95给我。”

    “徐江,你可好了,你老爸那么大方,我老爸最多只会买一辆过时的熊猫车给我。羡慕妒忌恨啊!”

    “没事,这次咱们一起拜入仙门,一起扬名地星,将来一辆车算什么,宇宙飞船都要搞一架来耍耍。”

    “恩,加油。”

    听着排在前面的小朋友兴奋的在讨论着仙缘大会,楚白笑了笑,这种无忧无虑,做梦的日子真好。

    “哈哈,楚哥,你说地星的妹子是不是都在等着我。”舒德奇似乎听多了地星艳遇的说法,自然对于即将到来的地星之行充满了期待。

    “舒兄一表人才,自然可以吸引无数美女,这次地星之旅之下预祝收获多多。”

    “哼,那是肯定的,还要你说吗!”舒德奇对于方子明的恭维不屑一顾,这种脸上堆着笑,心里恨不得拿把刀子插死你的人,舒德奇很是看不惯,他看不惯的人,自然不会搭理。

    方子明被舒德奇给呛了一句,即使是以他的厚脸皮,也不禁脸变了一下。

    “哈哈哈,哦,对了,司徒长官今天怎么擦香水了,这股味道还真是特别啊!”方子明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自己找着话题说道。

    “滚,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司徒雨像是点火的炮仗一样,一句话就把方子明的话给顶了回去。

    司徒雨照着楚白的叮嘱用了三分之一的一变无暇液之后,体内也是排出了相当数量的杂质,不过司徒雨的体质要比胖子要好上许多,加上药量没有那么多,自然不会像胖子那样生人勿进。

    但是在洗过无数次之后,身上还是带着淡淡的异味。无奈,司徒雨只得在身上喷上浓香型的香水,遮掩这种味道。但是偏偏这个方子明不识趣,平时的话,司徒雨还会敷衍一二,但是此刻怎么会给方子明还脸色看。

    死贱人,等王少玩够你之后,老子早晚要把你好好玩个够,然后再叫上兄弟一起死命的玩你,让你二十四小时都不得休息,看你还是不是这副样子。然后再把你卖到妓院去。方子明心里恶毒的想着,当然脸上的笑容愈加的灿烂了。

    “嘀,身份验证通过,舒德奇先生,欢迎来到地星,”

    “嘀,身份验证通过,司徒雨女士,欢迎来到地星。”

    虽然在楚白等人那条通道前有着数百人排队,但是地星的入境处显然是相当的有效率,十分钟左右,就排到了楚白,和已经通过司徒雨和舒德奇交换了个放心的眼神,楚白也接受了入境处的检查。

    “嘀嘀嘀,嘀嘀嘀。发现危险人物,发现危险人物。”

    一阵紧急的警报声急促的响了起来。原本平滑的大厅墙壁出现了数十部高能粒子武器,齐齐锁定了不知所措的楚白。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不仅仅是楚白,连同司徒雨、舒德奇、东方宇全都愣住了。

    唯独方子明以怨毒的目光看着楚白,心里明白,这肯定是王少动作快,已经打通了安全警卫处,这很明显就是王少对付楚白的第一步。

    只要这个楚白胆敢反抗,即使被当场击毙也没有人可以说什么。

    “不许动,不许动,举起手,把手放在墙上。”入境处警卫部队的出警速度还是非常快的,不到几十秒,几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卫人员,纷纷的将自己的能量武器对准了楚白,只要他有一丝反抗的意思,就会被格杀当场。

    “怎么回事,你们的负责人是谁,我是联邦第一机甲大队的司徒雨。叫他出来见我。”司徒雨简直气坏了,她刚刚打包票说自己要在地星罩着楚白,一来就被人打脸。她司徒家即使不是顶级豪门,但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幺,这不是司徒雨少校吗,哦哦,不不,现在已经荣升中校了,怎么气儿还这么大啊!你机甲大队即使再牛也管不到我地星安全警卫处的头上吧!这个人涉及到了地星的安全,我也是奉命行事,如果司徒中校有什么意见,那就请到安全警卫处去投诉吧!就别拦着我办公差了。”

    一个身材爆满的军装女子哒哒哒的走了过来,虽然这一身联邦军装覆盖了她八成以上的身体,但是总是让人感觉似乎小了一号似得。胸前那一对玉兔伴随着身体的扭动,有着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这是个让道德君子也瞬间变成绝世狂魔的极品女人。

    这下麻烦了,司徒雨一看到这个柳若眉就知道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了,这个女人一直和自己不对付,是自己的死对头。如果仅仅是入境处的军队,那么司徒雨还有信心把楚白给保下来,但是现在这个女人出现,显然有人盯上了楚白,这就不是靠自己的面子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偏偏地星安全警卫处涉及到地星的安全,涉及地星安全这顶大帽子一扣下来,任何人都不能公然阻拦。

    “柳少校,楚白是我的学生,也是我东方家的朋友。更是这次升仙会的参赛者,如果没有一个正当理由,那么你想带走楚白,也要看看东方家会不会同意。”

    东方宇猛然站了出来,不管是舒宗翰的嘱托,还是楚白曾经是自己的学生,东方宇都不可能坐视柳若眉带走楚白,要知道地星安全警卫处那个地方,一旦进去了,就不是那么容易出来的了。东方宇本来就是个牛脾气,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也不会远走拉叶星了。

    听到东方宇的话,柳若眉如同弯刀一般的柳叶眉勾了起来。什么升仙会之类的她不在乎,参加升仙会的人有着上万人,少一两个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个东方家的分量可就大了。东方宇的地位虽然不高,但是他的父亲可是东方家的实权人物。虽然父子之间听说有点矛盾,但是总归也是父子,看来这次的人情也不是这么好卖的。

    柳若眉原本以为这只是个小人物,但是没想到一开始就有点棘手,但是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现在必须要做下去。现在如果退出了,只会两边都得罪了。

    “东方公子言重了,小女子也只是秉公办事罢了,只是有人举报楚白肆意的破坏运输舰,有可能危害地星安全罢了。只要查出了这件事和东方少爷的朋友没有关系,自然会将人完整的送到东方府上。还请东方少爷莫要再为难小女子。”柳若眉一副娇小女子夹在两方之中左右为难的样子,谁要是相信了这个小女子,一定会死的很惨。实际上在地星柳若眉有着柳阎王的称号,一旦进了安全警卫处,只能囫囵着出来了。

    在地星上,柳阎王甚至有着止小儿夜哭的功效。

    “还请柳少校多加关照,我东方宇稍后必定会亲自去安全警卫处拜访。”东方宇也知道此刻不能强行违抗地星安全警卫处,在地星上这是个很敏感的部门,即使是各大家族都避着这个臭名远扬的部门,一旦被地星安全警卫处这条疯狗给缠上,不被咬死也会被恶心死。

    东方宇只是想让柳若眉心生顾忌,不敢对楚白下黑手罢了,一旦回到地星,东方宇就会动用自己的关系查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多谢东方公子理解。”柳若眉深深的鞠了一躬,暴涨的玉兔几乎要把制服给撑破了。让人不禁有种把柳若眉衣服扒光狠狠蹂躏的想法。

    “马蚤货,”司徒雨知道这件事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处理的了,看着柳若眉愤愤的说道。

    柳若眉一扭一扭的走到了楚白的面前,陡然换了另外一张脸,厉然喝道。

    “楚白,你的事犯了,还不老实交代。”

    言语之中,赫然已经用上了精神诱导的手段,只要一个回答不慎,或者惊慌之下身体做出不适宜的举动,这个罪就算是坐实了。

    第22o章第 教皇陨

    “柳中校,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来地星参加升仙会罢了,除此之外,我还有着联邦少尉的身份,我想我的话应该比那些乱起八糟的举报人的话要更有公信力吧!”

    楚白微笑着说道,柳若眉的话对他丝毫也没有作用,笑话,对于楚白而言,这点心理战术,和精神干扰就想把楚白吓到,楚白早就不是刚出道的小毛头了,在巫塔的几年早已经把他的心智打造的牢固无比。而且在刚出现意外情况的时候楚白就通过老爷子给他的信物通知了老爷子,只要老爷子到了,楚白相信老爷子绝对会保自己平安无事。

    所以现在就是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能承认,一切事情等到老爷子来再说,而这也是东方宇和司徒雨同时传讯给楚白时所说的就是什么事都绝不承认,这群疯狗只要你承认了一件事,就能给你套上一堆的罪名。论起罗织罪名,他们绝对是专家级别的。

    至于依靠自己的力量击杀这些人,楚白从来没有想过,和联邦这个庞然大物发生直接冲突,楚白可没指望现在的自己能和这个庞然大物对抗,现在即使是王睿想要对付自己,除了暗中派人之外,也要遵循体制内的规矩来对付楚白,而一旦公开对抗联邦政府,那王睿能动用的能量,抹平一颗星球都只是转瞬之间。

    楚白自然不会让某些人如意。

    “真是该死,这个小子怎么这么难对付,”看到楚白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暴跳如雷,当然反抗,然后被格杀,方子明不禁觉得大失所望,但是转眼间又变得正常了起来,让楚白就这么容易死了,不是太便宜他了。

    “这个点子确实有点扎手啊!”柳若眉不由得觉得有点难办了起来。原本指望这个毛头小子涉世不深,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举动,即使是当场击毙也有着正当的理由,而且楚白如同老油条一般滴水不进,让她仿佛有着对着那些老油条的感觉。

    “既然如此,我替地星安全警卫处谢谢你的合作,来,上锁星环。”柳若眉笑着说道,一点儿也看不出刚才那副模样,这副身体总是有着极其强大的迷惑性,让人忽略这副身体实际上是一条蛇蝎猛兽。

    顿时跳出来两个壮汉艰难的拿着一副手铐似的东西就要给楚白带上。

    锁星环,东方宇和司徒雨两个人不禁眉头一皱,锁星环一般都是对那些犯了重罪的重犯使用的,使用之后,体内的星力就会被完全锁定,就和一个普通人一样,而锁星环本身亦是重量极重。在失去了星力之后,即使是大星师的肉~体也很难抗住锁星环的折磨。

    但是此刻柳若眉用在楚白身上他们也无话可说,只用在重犯身上只是约定俗成的规矩罢了,并没有体现在纸面上。

    看着楚白乖乖的让两个壮汉将锁星环套在了手上,柳若眉虽然知道这个结果,但是也不禁有点失望,这家伙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一旦带了锁星环,生死就由不得自己了。一般人要是这样,肯定要争辩反抗,但是楚白的平静,让柳若眉不禁起了危险的感觉。难道说这个楚白也有着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好了,多谢各位的配合,我该回去复命了。有什么情况你们可以去安全警卫处反应。”虽然楚白已经戴上了锁星环,但是柳若眉还是有种不安的感觉,赶紧办完交代的事情,她才能够放心。

    “什么鸟安全警卫处,让我上去砸了它。东方叔叔,你为什么要按着我。”

    舒德奇不禁朝着东方宇嚷嚷道,刚才东方宇按住了他的身体,封住了他的口,否则以着舒德奇的性子,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楚白被带走呢!

    “你刚才吵又有什么用,不仅不会有任何用处,反而会给楚白小子带去更大的危险,给你的爷爷带去危险,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要这么任性了好不好。”司徒雨的不满瞬间爆发了出来,她就是看不惯舒德奇一直这样吊儿郎当的样子,成天依着自己的性子做事,早晚要出大问题的。

    “我……”舒德奇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些,即使是出门历练的时候,一般人都会给舒赌神几分薄面,所以他也没有接触到这个现实的社会,但是他也是一个聪慧的小胖子,自然能够理解司徒雨的话,才想分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力量,力量,如果我有了绝对的力量。这些人还能这么肆无忌惮吗!”原本赶鸭子上架的舒德奇此刻似乎悟了点什么,他原本的修炼只是三天打渔,二天晒网,如果是其他人有着他的际遇,恐怕现在早就已经是假星师了吧!

    舒德奇原本接触到的部分法则开始强烈的波动了起来。似乎开始有了一丝不寻常的变化。

    …………………………

    梵蒂冈,教皇国。

    肃穆的教皇宫外肃立着千百身着黑色长袍的教徒,尽管沥沥细雨将他们的脸庞和衣服打湿。但是他们也没有一个人去擦拭满是雨水的脸庞,只是在不断的为他们的领袖,神在世间的唯一代言人祈祷着。

    他们之间有地位超然的白衣主教,各教区大主教,身份最差的都掌管一个大教区的所有教务。几乎联邦所有星球的高层几乎都聚集在此,他们在各自的教区都是执掌一方的大人物,但是此刻也和普通教徒一样,默默的肃立在教皇宫面前,为他们的教皇祈祷着。

    在教皇宫前,十二位身着鲜红大袍的主教齐齐跪在地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切。这里任何一位红衣大主教都是权势倾天的大人物,任何一人都能和管理十数个星球的军区司令相媲美,他们才是整个天主教的绝对核心。

    哒哒哒的小跑声打破了这可怕的沉寂。

    “教皇有令,传卢克红衣大主教。”

    被点到名的红衣大主教顿时狂喜不已,要知道,下一任教皇,毫无疑问将在十二位红衣大主教之中推选而出,而此刻教皇单独召见自己,显然是在预示着什么。

    其他红衣大主教依然跪伏在地上,不知在想着些什么,在教皇没有辞世前,他仍然是整个天主教最具权势的人物。没有任何人可以质疑他的决定。不管教皇最后做出决定,他们能做的只有接受。

    不论其他十一个红衣大主教如何想,卢克红衣大主教,整理了下自己的心情,将欣喜给按捺了下去,即使这是自己一辈子的愿望,换上了一副带着淡淡悲伤的表情。

    “卢克,你现在一定很高兴吧,即我之后,你将成为整个联邦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一个身着华袍,头戴教皇冠的老者慢慢的说道,虽然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出了老态,但是一股身居高位的气势还是让人不禁有种畏惧的感觉。

    “教皇陛下,我卢克甘愿为陛下献上所有的一切,让陛下能够继续统帅天主教,更好的传达神的旨意。”卢克大主教连忙跪下,表示了自己的忠心,笑话,这个时候要是表现出自己希望教皇早点死的愿望,别说教皇了,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约翰-保罗摆了摆手,示意卢克站起来。

    “卢克,等到以后,你会发现,这个位置给你带来的不仅是无尽的荣耀,更是一种重大的责任,我希望以后,你能掌住天主教的船舵,以后,我不希望在主的神国里看到天主教没落。”

    卢克一听大喜,这分明就是已经有了任命自己为下一任教皇的意思了。

    “我卢克必将兢兢业业,将天主的荣光照耀宇宙的每一处。”卢克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自己需要表达自己的忠心。

    约翰-保罗满意的看了卢克一眼,卢克或许不是最有能力的大主教,但是却是最听话的,只要保住现在天主教的威势,这一切便足够了。

    “卢克,只可惜,这一届的所有教徒之中,无一人有着修炼大预言术的资质。”约翰-保罗不禁的叹息道,他不想大预言术这一教皇的标志性法术,在他的手里失传。

    “卢克必将戒心尽力为大预言术寻找传承者,再现大预言术的荣光。”有人能修炼大预言术还有着自己屁事,自古以来,能修炼大预言术的人就是毫无疑义的教皇继承人。卢克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依旧这么说着。

    “卢克,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感受到了神的旨意,借助于神的力量,我已经找到了大预言术的传承者,卢克,我希望你能把他找到,带回来。”

    “谨遵教皇冕下法旨,”卢克叩首说道,原本火热的心顿时冰凉了起来,大预言术的继承人出现了,自己还有什么机会。

    “呵,卢克,你也不必气馁,我说,你将会是保罗二十世。天主教的卢克-保罗圣冠冕下。大预言术的继承人,将会是保罗二十一世。我希望能看到在保罗二十世期间,教徒的数量能增加一成,这样,你的灵魂将会在升华后进入主的神国。”

    约翰-保罗话音刚落,一顶虚幻的教皇冠就落在了卢克,不,此刻的保罗二十世的头顶上,虽然不掌握大预言术不能掌握真正的教皇冠,但是仅仅是这教皇冠的化身便可以镇住天主教的局势。

    从现在开始,他,卢克-保罗,便是天主教的保罗二十世教皇。

    陷入狂喜之中的卢克-保罗并没有注意到约翰-保罗教皇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停止了呼吸。

    “铛铛铛,”整个梵蒂冈所有的大钟都开始敲响了,一股悲伤的气氛在所有的天主教徒之间蔓延。

    保罗十九世,约翰-保罗,回归了主的怀抱。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娇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jy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